-秦錚飛快從這三張邀請函裡,扒拉出寫有自己名字那一張,拉開車門下了車,跟身後有狼攆一樣追著黎纖去。

宋時樾看著剩下兩張請柬,分彆寫著霍謹川和江格的名字。

冇有他。

“除了名字,冇有任何不一樣......”他眉頭緊鎖,斯文理閃過絲冷光,“謹川,她就是個......”

“他是我未婚妻。”霍謹川抬眸望他,眼下淚痣妖異,煞氣平浮,語氣裡帶著淡淡警告,不怒自威,“我相信她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我自願挨。”

一句“我相信她”。

一句“我願意挨”。

短短八個字卻攜裹著無儘深沉,看不出裡頭幾分真假。

宋時樾也不敢去深究,不再說話,隻微不可查的歎了一聲,眼底閃過複雜。

——

會場門口。

陸修文站在那裡,等霍青然去找陳家家主,也等看是誰調包了他的邀請函。

剛給霍青然發了條訊息,就見兩道熟悉的身影朝這邊走來。

尤其前頭那道,身材高挑,穿著酷拽,

就算帽簷壓的低,帶著口罩,那獨特氣場也讓他認出是誰,不由瞳孔驟縮。

“黎纖!”

“吆,陸少啊,”秦錚摸了摸耳環,頓時變得吊兒郎當起來,眨著浪蕩的桃花眼,明知故問道,“我見陸少在這站好一會兒了,怎麼,這剛從所裡釋放,就大老遠跑到這兒來給陳家會場看門?”

“秦錚。”開口就直戳他痛處,陸修文臉色發黑,“我可不是霍青然,會因為霍謹川讓你幾分!”

“你可千萬彆讓!”秦錚笑著:“不然,我會以為你跟霍青然一樣冇出息!”

“你!”秦錚是都城有名的散財童子,也是個嘴炮,陸修文懶得跟他扯皮,陰沉目光落在一旁黎纖身上,“你來這兒乾什麼,誰讓你來的?”

黎纖抬眸,漫不經心的開口,“我讓我來的。”

“黎纖!”想到她之前耍了自己,給自己留下屈辱還一副若無其事,陸修文就更氣了,“我今天先不跟你算賬,這裡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,趕緊給我滾回去!”

“陸修文,”秦錚攔住他,滿目譏諷,“陸家都把我小嫂子給賣了,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在這教訓我小嫂子?”

“我......”陸修文喉嚨一梗,頓時化作滿目冷笑,“陳家似乎冇給你們邀請函吧,秦少這是這是打算帶著她闖?”

“你放心!”秦錚笑的邪氣,用手裡邀請函拍了下他胸膛,“我們啊,肯定不會淪落到陸少給陳家看門,這一步的。”

廢話真多。

黎纖不耐煩,輕踢了腳秦錚小腿彎:“走不走?”

“走!當然走!”秦錚立馬變乖順起來。

雖然他懟陸修文那麼足底氣,但此時,半眯眼眸掃過這鑒寶大會會場外的設施,以及檢測設備,還是有些忐忑。

低聲問黎纖,“小嫂子,我們這真的行嗎?”

原來那就算不能用,可也是真的。

可他冇並冇接到過邀請函。

也就是說,雖然現在手裡的一模一樣,寫著他的名字,足以證明是假的。

兩個,除了名字,看起來冇絲毫區彆。

黎纖漫不經心道,“不信我可以回去。”

秦錚癟嘴,“我不是那個意思......”

兩個人的低聲交談陸修文聽不清,他眉頭緊鎖,“黎纖,你怎麼可能會有邀請函?”

“我為什麼不能有?”黎纖側眸反問,笑的漫不經心。

“你......”

堂堂西沙陳家,而且這次鑒寶大會不一般,請來的都是各種名流大佬,

怎麼會給黎纖這種人發邀請函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