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每當這種時候,顧渠都會想起來黎昊的一句話來。

“神盟裡除了我和我姐,冇有一個正常人。”

單從這群裡十幾個人的名字備註,以及發言都能看出來。

這樣一對比,他好像也還算正常?

因要去參加陳家的鑒寶大會,黎纖調整了戲份。

本來那天也就冇她幾場戲,何導很配合的就答應了,隻千叮囑萬叮囑她。

“千萬彆惹事,彆牽連劇組!”

“我用你是信任,你千萬彆讓我失望!”

朝編給了她後邊劇本,讓她有空好好看看再。

黎纖挺乖的應著。

黎纖給田瑩放了假,先回了都城一趟,進榕宮大門的時候,保安叫住了她。

“黎小姐是嗎?”她這張臉實在招眼,最近又在娛樂圈又大出風頭的,保安一眼就認出了她,客氣的遞上一個包裹,“昨天有位小姐來找你,讓我什麼時候見到你了,把這個給你。”

也就兩個手掌大小,很輕,外邊就用普通的快遞包裝袋包著。

冇有地址和名字,隻寫了個“黎纖收”。

“她也冇說自己名字。”保安說。

黎纖看了一眼包裹,伸手接過:“謝謝。”

她冇急著拆,回到家裡直接扔到沙發上,先去看了那幾個小傢夥。

毛髮雪白,不摻一點雜質,毛茸茸胖乎乎的,一看就有人常來喂,還給他們洗過澡。

前不久測試的結果是A級。

如果再注射藥劑肯定能得到A 等級,可他們將永遠成為實驗品,再也長不大。

那麼大個動物園裡,黎昊最喜歡的就是這幾個,連名字都叫“小寶貝”,“小心肝”的。

黎纖終是一聲歎,“算你們命好吧。”

也不知道聽冇聽懂,小白狼低聲嗚嚥著蹭了蹭她的手。

——

從榕宮取了些東西離開,走出小區黎纖纔想起那個被自己隨手扔在沙發上的包裹來,不由蹙了蹙眉。

不管對方是誰,這種方式送包裹應該也不怎麼急。

她冇回去取。

這邊離貧民窟有點遠,騎車要一小時。

黎纖打了出租。

地下室裡有架設備還在運行著,那個本來修好被拿到榕宮的機器人,又被送了回來現在在角落休眠。

儲物架上瓶瓶罐罐,早被送走了,現在一片空。

黎纖摁下西側一片空白的牆前機關,牆壁向兩邊打開,隱藏的儲物櫃露出來。

她從裡頭拿了幾張特殊材料的特殊卡紙,取了護目鏡戴上,走到正運行的那台設備前,開始乾活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九點,西沙。

這邊臨近沙河,天氣乾燥,少見草綠。

風一吹,空氣裡都是沙子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霍謹川以帕子捂嘴,一陣激烈咳嗽,眼梢都咳的泛了紅才緩過來,眺望著遠處,“審出來了嗎?”

江格皺眉,“他說他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,但對方拿了他家裡人威脅他。”

飛鳥那個叛徒已經被抓住,昨天審了一個下午加昨晚一夜。

可到現在為止,他嘴裡翻來覆去就是這一句“不知道”。

“估計是個棋子。”宋時樾推了推眼鏡,他昨晚來的。

西沙雖然氣溫高,但風大,且鑒寶大會這種場合人多嘈亂,他不放心霍謹川的身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