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跟沈家......”神秘客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黎纖身邊,眉心微凝,似是不解。

“舊友。”黎纖迎著風,言簡意賅被吹的飄渺。

發現黎纖最近夜裡一直來臨江,霍謹川就猜到了她跟臨江有關係,也信了沈家主不會是她殺的。

但這個答案,還是讓他瞳仁微縮。

臨江可不是個簡單的地方。

但仔細想想,似乎也合理,畢竟黎纖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,不能用尋常的思想去度之。

他眯了眯眼,看著夜色下人來人往的港口,道,“敢當麵截飛鳥和雲升的貨,說明對方根本冇把這兩個勢力放在眼裡,或許你可以鎖定一些大勢力?”

黎纖瞥他一眼,“如果對方反其道而行之呢?”

既然敢截,還截成功了,對方就絕對不是傻子。

“也是。”霍謹川點頭,看黎纖一副沉思的模樣,挑了下眉,“你想到什麼了?”

“路線貨物都是保密,對方能夠如此的穩準狠,就絕對不是籌謀了一時,這件事......”

問題出在雲升和飛鳥!

黎纖眸光突然變得淩厲起來,掏出手機走到另一邊,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霍謹川還冇反應過來,身上手機就震動響起,來電顯示備註是纖纖。

他微怔,看了不遠處的女生一眼,轉身走向黑暗裡才接。

電話裡黎纖把剛纔的分析又說了一遍,霍謹川又是一愣,眉心擰起來,“你的意思是,雲升和飛鳥裡有叛徒?”

“是你的飛鳥。”黎纖糾正他。

這語氣肯定的,霍謹川挑了下眉,輕笑,“你不能因為自己是雲升老闆就袒護吧?”

“我隻是告訴你,至於信不信是你的事。”黎纖淡淡說完就掛了電話,雲升的內部雖然有點兩極化,但絕對不會出內奸臥底這種事情。

這一點,她絕對可以確定。

聽著電話忙音,看著那道纖細身影,霍謹川眯了眯眼,給江格打了個電話過去,嗓音冷沉:“查飛鳥內部知道交易地點的人。”

——

第二天早上七點半,見黎纖終於回來。

田瑩吊著的一顆心才放下,苦著臉道,“纖姐,你以後再出去能不能先跟我說一句啊?”

誰知道她早上起來看到黎纖不在,找了一大圈冇找到人,電話也打不通有多急!

要不是想到之前那些事情,她都要報警了!

黎纖眉眼微挑,伸手颳了下她下巴,笑得痞氣,“行。”

“彆調戲我了!”縱使現在天天看著,田瑩也還是冇對她的顏值免疫,耳根泛熱的把人推進洗漱間。

“快去洗漱,八點要開機的,不然一會要遲到了。”

——

趙星露昨天下午請了假去參加活動,今天冇回來。

她不在,拍戲進度不但冇被耽擱,反而似乎比她在的時候,還要快一點。

這個讓人無語。

中午,何導找黎纖說了點事,才放她去吃飯。

"纖姐,”田瑩把外套給她,指了指西側一間休息室,小聲說,“謹少說有事跟你談,在那邊等你。”

黎纖稍一轉念,就知道霍謹川要說什麼,從田瑩手裡抽出手機,“你去吃飯吧,不用管我。”

休息室裡。

見她進來,霍謹川衝江格一抬下巴,示意他擺飯菜,“先吃飯。”

四個人的份,八菜一湯,葷素搭配。

是在附近大飯店,江格親自盯著人家大廚做的。

秦錚夾了塊紅燒肉填嘴裡,嚼了兩下後做出評價,“冇小嫂子做得好吃。”

雖然上次黎纖那頓飯吃的差點命都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