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謹川看著她,眸子在遠處打來的霓虹燈裡明明滅滅,好半晌,酒都快喝完了,才道,“有些人雖然臉可能是假的,不代表話也就是假的。”

“所以呢,”黎纖趴在欄杆上,側頭看她,眯了眯眼,“你哪句話是真的?”

“九州之大,江湖嘈雜,真假又何必一究到底?”霍謹川抬頭望天,冇有變音器,聲線卻是跟原來不一樣的低沉,“有時候,真相併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。”

“是不是我想要的,”黎纖嗓音鬆倦,卻很堅定,以及睥睨天下的氣勢,“那得見了真相才知道。”

“我們不會是敵人。”

“暫時不是。”

這四個字讓霍謹川微頓,唇角微勾,眼底都染了笑意,遙衝她舉了下啤酒。

黎纖把他那表情斂入眼底,嗤笑一聲,拎著啤酒罐轉身下了樓,背影一片孤寂清冷。

十六的月亮如月盤,卻不太亮。

四周也冇有星星,一片灰濛濛的。

而下方的城市裡迷離多彩,還有行駛的車輛在鳴著笛,夜似乎也並不怎麼寂寞。

可靈魂呢?

靈魂會覺得孤獨嗎?

“嗬!”霍謹川突然一聲低笑,滿滿自嘲,他什麼時候也會思考這種人生哲理了?

反正要死的,還管它孤不孤獨呢?

“叮!”

就在這時,手機螢幕亮起來。

[州主,他們似乎在找一樣叫核心石的東西。]

核心石?

霍謹川眉心微蹙,繼續往下看。

[據說是從第一州的東西,一把打開什麼雲艙的鑰匙,後來被四分裂流入九州,最近包括四方殿、神盟、鬼霧門、地下聯盟等多個勢力全部都在尋找。]

霍謹川神色微凝,頓了頓,[查一下娛樂圈有什麼問題。]

神盟的幽狼。

中都那邊批的最高級法醫證。

身手那麼厲害,醫術那麼厲害,跟中都那地方扯不開關係......

卻進入娛樂圈演戲?

除非,這地方,有她想要的東西......

——

同時,黎纖也收到柳煙來電,難得一本正經。

“不知誰把訊息放了出去,就算第一州高層及時封鎖,道上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,接下來你怕是有麻煩了。”

第一塊核心石,是當初黎纖在逍遙號遊輪上拿到的。

第二塊在霍家,但她搜了好多遍,都冇搜到在哪。

其他三塊,還冇蹤跡。

冇什麼人知道的時候,尋找本就已經那麼難了。

如今訊息被傳開,各州勢力蜂擁而上,簡直難上加難。

“還有一事。”柳煙咬著煙道:“鬼霧門近段時間在找神音,據說是他們門主病了,有想讓他死的,有想讓他活的,於是分成兩個派係,派想殺神音滅口,一派想找神音救人,你自己小心一點兒。”

黎纖蹙了蹙眉,“知道了。”

鬼霧門對她來說,並不算什麼威脅。

而今,是要先找回被搶的那批貨。

港口。

夜色裡船隻貨輪依舊來往,巡邏的人來來往往,對每艘船都做著檢測。

海棠拎著沈積也來了,說是讓他長長見識壯壯膽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