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以,黎纖是雲升集團背後真正的老大?!

所以,跟他們競爭地皮,鬥破天價的雲升,是黎纖主使!

所以,跟霍謹川默契聯合坑了霍青然的,是黎纖!

放棄競價,偷走礦物,反手賣給他們的,也是黎纖!

這特麼......

這個冇有任何預兆的訊息,給了秦錚極大沖擊。

他有點接受無能。

扶著樹站在那,好半晌才稍微回了點兒神。

“你們倆這......”秦錚看看黎纖,又看看霍謹川,眼嘴張了幾張,最終隻化成感歎,幽道,“看吧,我就說你們倆是有點緣分在身上的。”

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情況下,倆人都能默契收手,同坑霍青然。

能不算緣分嗎?

不止緣分,就黎纖是他們查不到得的雲升真正的幕後老大這一點,夠玄幻了好嗎?

"小嫂子,你到底什麼來頭啊?"秦錚桃花眼還帶著震驚,“你真的是在貧民窟長大的嗎?”

霍謹川也盯著黎纖。

黎纖偏頭,邪氣一笑,“你們不是厲害嗎,查啊。”

"......"

能查出來,他們還會在這兒問嗎。

秦錚始終冇把,她是不是神音徒弟那話問出來。

回神後,舔了舔牙,目光有些古怪的在兩人身上掃來掃去:“你們倆現在這各自坦白身份,算是兩大坑王曆史性的會麵?”

飛鳥和雲升那一出,把霍青然坑的死慘,連帶著陸家和林家也搭了進去。

訊息傳出去,道上都稱他們為史上兩位最大坑王。

還有西沙那塊地的塌陷,短短兩天,就直接把地下掏空。

秦錚不知道該說什麼,隻能衝黎纖豎了個大拇指,“小嫂子,牛批!”

黎纖冇搭理他,雙手抄進褲兜裡,對霍謹川說,“既然收了你的定金,貨就一定會送到飛鳥手裡。”

霍謹川頷首道,“交易現場被劫,飛鳥也有責任,我會派人攜助。”

兩人有來有往,挺和氣。

頓了頓,他低笑了一聲,問黎纖,“我們這算不算是合作?”

黎纖看他一眼,冷哂一聲,冇回答這個問題。

轉身掏出手機,又撥了個號碼出去,喊了遠處等她的田瑩,講著電話離開。

——

酒店還是那個酒店。

前台小姐還是那兩個前台小姐。

看著黎纖和霍謹川一起進來,你看我我看你的,麵色古怪的不行,但都低下頭,誰也冇敢說什麼。

黎纖打開房門,帶著田瑩進去後,抬腳就把門給反關上了。

霍謹川三人被晾在門外走廊裡。

“小嫂子這脾氣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!”秦錚把煙摁滅在垃圾桶上,拿出手機走到一邊去打電話安排人找貨的事。

霍謹川身子懶散後仰,拿出那個帶著金色手機殼的手機來,劃了幾下簡單乾淨的頁麵後,還是點進微博。

三百多讚。

一百多評論。

他眯了眯眼,點進評論。

我愛吃哈密瓜:[大兄弟,霍家少爺雖然長的好看,但是個病秧子還是個殘廢啊,美女嫁給她那不是自毀後半生嗎?]

章魚小丸子:[你們在這提少爺大名,還這麼說他,就不怕號冇嗎?”]

我愛吃哈密瓜:[人家是少爺,那可是富家子弟中的超級富豪子弟,而且還病魔纏身,人家億萬家產揮霍不完,你以為跟我們一樣,整天閒得冇事刷微博,還在這看娛樂八卦?]

青小源:[@我愛吃哈密瓜:就是說唄,而且這纔是拉郎和邪教的樂趣不是嗎?借用黎纖一句話,有夢想誰都了不起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