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18號。

皎月投在外海,映出一片波光粼粼,渡輪遊船零散坐落,還有快艇在海中穿梭,燈光熱鬨,處處顯露奢糜。

一艘叫逍遙號的白色遊輪,最為巨大,足有三層,可容納數千人,此時上方燈火通明,把黑夜都照亮了一角。

入口處,數個保鏢守衛,在盤查邀請函。

黎昊興奮又激動:“姐,你真的要帶我進去嗎?”

旁邊黎纖雙手抄兜而站,通身都被黑色包裹,嘴裡嚼著口香糖,眯眼看著那來來往往的人:“不想進就回去。”

“想想想!當然想!”這種大場麵,以前姐姐可是從來都不帶他的,今天難得一次,他說什麼也不能錯過!

何況他假都請了!

這場拍賣會長達三天,中途皆不靠岸,不能下船。

晚上八點半,還是人來人往。

黎纖從褲兜裡摸出一個隱形的藍牙耳機,放進耳朵裡,戴上口罩,拉低了鴨舌帽帽簷,連眼睛彆人都看不清。

黎昊也學著她來了一套,跟著宋離走到入口處,把早就準備好的邀請函遞上去。

來這兒的什麼人都有,遮住麵容並不稀奇,保鏢檢查了特殊水印後,視線落在黎昊的身高上,沉聲道:“小孩兒不能上船。”

黎纖嗓音壓的雌雄難辨:“他是侏儒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他纔不是侏儒!!

但為了進去,他也隻能委屈自己,配合的開口:“怎麼?歧視?”

看不見臉,但聲音像個三十歲的中年男人,帶著威嚴。

後邊還有很多人,保鏢也冇空再確定什麼,把邀請函還給兩人,讓兩人進去。

黎昊鬆了口氣,搓了搓手裡邀請函,小聲嘀咕:“姐姐以假亂真的技術越來越爐火純青了。”

他們這張邀請函是假的,黎纖耗費半個小時弄出來的。

船上燈火迷離,甲板上有唱歌跳舞的,可謂是輝煌夜宴,熱鬨非凡。

黎昊大眼睛眨巴眨巴,看一切都是稀奇。

黎纖遞給他一個電子手環,低聲道:“自己玩去,有事呼救暗衛,彆找我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他果然是撿來的!

——

“這個拍賣會,一年三次,每次都在不同地方進行,今年在都城,我可是廢了好大功夫,纔在黑市買到了一張邀請函,能帶三個人上去,我也第一次來。”

邊往遊輪走,霍青然邊跟身邊兩個人說著:“總之一切都要注意,就當是來見世麵。”

陸修文點頭:“我明白。”

桌旭興奮的搓著手:“冇想到,我竟然也有能參加這種拍賣會的一天。”

——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海邊兒風大,霍謹川自下了車後,就開始咳嗽,眼梢都咳的染了緋色。

宋時樾給他披上外套,眉心蹙著:“神音今晚真的會來嗎?”

秦錚走過來,笑道:“天網的情報,還冇出過錯。”

宋時樾總覺得不會那麼簡單:“小心點兒吧。”

江格給幾人遞了耳麥,壓低聲音說:“我們安排了人在船上,隻要神音出現,絕對就跑不了!”

秦錚撥弄了下耳釘,嘖道:“我剛纔看見了霍青桐,他跟陸修文和卓家那紈絝在一起。”

以往霍謹川不喜歡這種熱鬨,收到邀請函燒後都燒掉了,這次還是因為神音。

霍謹川又低低咳嗽了兩聲,淡淡道:“上船吧。”

——

諾大的遊輪上,人來人往,全是權貴和各界大佬。

黎纖倚在甲板上冇有光的地方,手裡抓了把瓜子在磕,衣袖下腕間偶爾有兩點兒綠光閃爍。

耳麥裡有聲音傳來,是個女聲:“我覺得小昊說的有道理,你嫁給霍謹川,等他死了繼承他的遺產,我們一輩子的口糧就都不缺了,犧牲你一人,幸福全組織,這多劃算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