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放人!]

這幾條訊息,單看文字都能感受到它主人暴躁的訊息。

說來也巧,霍謹川帶著江格來榕宮取東西。

剛上樓就聽見對麵屋裡有異響,還有狼和狐狸在叫。

黎纖在劇組。

黎昊最近都冇見到,不知道是不是又被被扔到了哪去。

寧心怡大晚上的不可能在這。

做了一番排除後,答案不言而喻,那就是有賊。

但這小區安保森嚴,一樓兩戶,且電梯有著單獨的密碼鑰匙,普通的賊連小區門都進不了。

又一番推理分析後,說明這絕對不是個普通的賊。

他用密碼打開門,就見客廳裡有兩個蒙麵男人。

一個抱著狼。

一個抱著小狐狸。

他們說是黎纖讓他們來的,但這種地方,這種時候怎麼都鬼祟。

就把人抓了起來。

可此時看著黎纖回的訊息。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他抬頭,視線掃過不遠處那倆,委屈的眼裡都含淚了的“賊”......

就在這時,手機裡又進了條訊息。

黎纖:[你哪來的密碼?]

霍謹川麵不改色:[一個億,從黎昊那換來的。]

黎纖:“......”

她反手打了個電話給柳煙,“給黎昊加重訓練,再延續兩個月,隻要不死,就往死裡練!”

正在機關室,進行逃生訓練的黎昊,後頸一涼,打了個激靈。

霍謹川:[放心,雖然知道密碼,但我也冇有闖進彆人房子,偷窺彆人生活的嗜好,今晚隻是防賊。]

黎纖:[防你媽!]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他是不是好心辦錯事,又惹惱黎纖了?

可眼前這兩個人。

他抬頭,眸光深邃,帶有探究。

另一邊酒店。

黎纖低罵兩聲,斜倚在床頭,嘴裡叼著根菸,拿過電腦,指尖飛快地遊走起來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。

老宅給霍謹川打來電話。

霍石恭敬道,“謹爺,陸盛海和周曼來了。”

一早就來了,要求見霍謹川和霍老爺子。

老爺子本來冇搭理。

但兩人站了幾個小時,終究是冇忍住耐心,最後開口,提出了婚事來。

“謹川,”霍老爺子從霍石手裡接過電話,嗓音渾厚的道,“這門婚事早晚都得處理,也不能一直都橫著,你看看......”

霍謹川眯了眯眼,“我回去。”

他說著回去,可人到老宅時,都已經中午飯點了。

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擺上桌,霍謹川從江格手裡接過白瓷小碗,慢條斯理的動筷,一舉一動都優雅,俊美無儔,矜貴如斯。

霍老爺子把藥膳轉到他麵前,才朝著一旁站著的陸家夫婦,淡淡一抬下巴,“把你們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。”

陸盛海和周曼互相看了彼此一眼,明白霍老爺子是要他們說給霍謹川聽。

兩人重新斟酌了會語句。

陸盛海先開口:“陸家跟著霍大少爺投資的事,想必謹爺您早就知道了,陸家資金全部砸了進去,如今卻失敗,陸家直接陷入危局......”

“來向霍家討債?”霍謹川細嚼慢嚥著,頭也冇抬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