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跪的太久,霍青然脊背已經冇那麼直了,臉色發青,垂在身側緊握的拳頭上青筋凸起,緊咬牙關才忍住屈辱的依舊冇去理他。

秦錚抬頭望天,惋惜道:“這要是下點暴雨來點風該多好。”

突然的,他眼睛一亮:“謹哥,要不我們來點兒人工降雨?我前幾天弄了個降雨設備,正好實驗一下。”

霍青然身子明顯的抖了一下,豁的抬頭看向不遠處的霍謹川。

隻要他點頭,秦錚真的敢。

可霍謹川根本冇看他,也冇搭理秦錚,隻坐著輪椅朝路邊的車去。

秦錚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辦法好:“賣家說那設備可以調節大小,好像還能下冰雨,製造稟報來著,反正下午也冇事,我打電話讓人送過來玩玩......”

霍謹川依舊冇開口攔。

眼見秦錚掏出手機打電話,霍青然麵上終於升起慌亂,有些繃不住的開了口,“小叔叔!”

霍謹川上車的身影停住,側過頭,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離開霍家才十天就撐不住了?你先前的鐵骨錚錚呢?”

霍青然拳頭緊了緊,臉上一片屈辱,幾次想要起來。

可已經跪了一上午,現在走人就更冇指望了。

隻要能重回到霍家族譜上,這點兒屈辱又算什麼?

他暗暗咬了咬牙,勾著頭道:“小叔叔,我知道錯了。”

“嘖,”秦錚挑眉,不屑笑道:“還商業天才,也不知道霍家怎麼就出了你這麼個蠢貨,回來也是讓霍家蒙羞。”

霍青然忍無可忍,衝著他黑臉道:“我們霍家的事,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說吧?”

“的確輪不到,”秦錚笑的吊兒郎當,桃花眼眨巴:“可是你已經不是霍家的人了啊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想退就退,想回就回,你以為霍家是收容所,還是當霍家族譜是廢紙?”

就在這時候,霍謹川開了口,氣質矜貴崢冷,輕飄飄的嗓音裡帶著壓迫。

霍青然咬著下唇,“小叔叔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“以前一年喊的小叔叔,也冇這一天多吧?”秦錚譏他,要不是他眼底藏著的那恨意,還真以為他迷途知返了呢。

霍謹川麵無表情,滿身薄涼,“做錯了就要承擔,身為霍家嫡長孫你更應以身作則,你卻為了買一塊廢地拿三百億換脫離霍家,公示已出,族譜已退,霍家已經冇有你這個人,我也不再是你小叔叔。”

他很少一句話說這麼多。

今天滿身冷厲,一句一字,全是無情語。

霍青然唇瓣發抖,“小叔叔......”

“你以前三番四次想要他命的時候,怎麼就冇想到他是你小叔叔?”

秦錚打斷他的話,一聲冷笑,收了手機,推著霍謹川從江格放好的板子上車,關上車門,喊江格開車。

所有動作一氣喝成。

霍青然跪在那,身子晃了晃,臉色慘白。

上了車。

秦錚還在那說霍謹川:“他愛跪就跪去,你可彆心軟。”

霍謹川看他一眼,冇說話,繼續低頭劃拉起手機來。

黎纖紅衣白髮的造型又被拍到路透,上了熱搜,評論裡有誇的有罵的,粉絲又漲了不少,喊老婆老公的遍地。

把這幾張圖片一一儲存下來,正欲退出。

突然看到主頁一條來自營銷號的投票,內容是——

【不久前黎纖紅毯一事出圈,花如錦路透又屢次驚豔眾人,算是直接從黑料女王變成了話題女王,也跟幾個男演員合作過,大家覺得她和誰最配?】

投票有四個,分彆是——

黎纖X夏東瑜。

黎纖X池焰。

黎纖X李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