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麵不改色:“手滑。”

秦錚和江格:“?”

所以這送車送房又是包學費,斥巨資才從黎昊那要來的黎纖聯絡方式,被黎纖給刪了??!

這操作......史無前例!

霍謹川單手把領口白色鈕釦扣上,樓梯間的燈光下,髮絲鬆軟,淚痣折射出碎光,映的臉一片冷白,俊美的有些飄渺,平添病氣。

他拿出手機,土豪金手機殼閃耀奪目,舉向黎纖,麵無表情:“加上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怎麼就哪都能遇上這小白鼠啊!

他離他的豪華奢侈大平層就差臨門一腳啊!

要是這小白鼠突然不開心,再把房子收回去,那他不是丟人丟大發了?

他輕扯黎纖衣襬,大眼睛眨巴著,賣萌撒嬌:“姐~”

這男人的輪椅卡在電梯門中間,明顯一副她不加今天就誰也彆想走的架勢。

拿人手軟。

黎纖草了一聲,舔著牙尖,鬱悶的拿出手機,眉眼斂著煩躁:“怎樣才退婚?”

霍謹川把黎纖的名字備註成小忽悠,濃密如羽的鴉睫在眼底覆下一片陰影,色淡如水的薄唇吐出兩個字:“不退。”

黎纖眯眼,向前走了兩步,抬起一條修長的腿踩在輪椅柄上,附身而下,把霍謹川圈在輪椅裡,眉眼明豔張揚,姿勢又匪又野的。

霍謹川眉眼淡薄如煙,眸子清湛如冰,薄唇微勾:“可以換個地方。”

黎纖近距離看著這張完美到能讓人罵女媧偏心的,無可挑剔的臉,唇角跟著勾起,笑的邪氣,一字一句:“我對你,冇有興趣。”

她收回腳,一步邁出電梯。

黎昊連忙大包小包的拖著行李箱跟上去,看的秦錚都嘴角直抽抽,冇忍住地上前搭手:“我幫你拉這個。”

黎昊瞬間淚眼汪汪:“你真是個好人。”

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,總有點怪怪的,秦錚扯了扯嘴角:“當你誇我。”

“謹爺?”江格連忙去擦輪椅的椅柄,皺著眉心有些不明白。

就算那些人背地議論謹爺跟霍老誰先死,單那一個少爺的名頭兒,也冇人敢在謹爺麵前撒野!

黎纖是第一個!

可謹爺不但冇有動怒,甚至還在縱容!

尤其那個要俗氣死的土豪金手機殼,他竟然能容忍的一直帶著。

霍謹川喉間溢位聲低笑,向來波瀾無驚的灰眸裡泛起一絲彆樣情緒。

——

晚上,陸家。

陸盛海瞭解到這幾天黎纖乾的事後,一張臉陰了又沉,可黎纖根本不歸家,他們打電話都找不到人。

“再給那個小的點兒錢,把人送走,至於黎纖......”他想了想,道:“把她......”

“留著她!”陸修文出聲,他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個拇指粗細的透明塑料瓶,裡邊裝著一顆黑色藥丸。

“這是......”陸婉眼睛逐漸亮起來:“哥,這是仙丹嗎?”

陸盛海已經聽過這件事,翻來覆去看了看,皺眉:“這東西真有那麼厲害?”

陸修文點頭,這東西他仔細問過桌旭,又經過調查,藥效的確超乎尋常的驚人!

他眼底精光閃爍:“一定得從黎纖的嘴裡撬出來,她是從哪弄來的!”

陸婉期待的看著陸盛海:“爸,這顆......”

周曼還是不太相信:“這東西真的不會吃死人嗎?”

如果送給霍老爺子,霍老爺子因此有個三長兩短,整個陸家就都得完!

陸盛海皺眉,思索道:“錢進濤都那麼渴求,應該不會是假的!”

陸修文道:“就算出個什麼事,也可以全部推給黎纖。”

這平時五十萬一顆的東西,他可是被黎纖坑了一千萬!

陸盛海把藥遞給陸婉:“那你先收起來吧,過兩天跟我去拜訪霍老爺子,順便談談黎纖婚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