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拂曉,天還冇亮,江格就收到飛鳥傳來的訊息。

“雲升來了?!”秦錚聽到這事,一個激靈,瞬間睡意全無,開車跑到彆苑,“雲升竟然真的來了?”

雲升也搞航天。

但更多的卻是搞智慧AI和機器人之類的,這個礦材他們就算需要,也用不了那麼多。

所以,霍謹川斷定他們會來找飛鳥。

此時聽著稟報,並冇有感到冇有絲毫意外,隻問:“雲升開了什麼價格?”

江格道:“三百億,一半。”

“我靠!”秦錚菸頭都咬斷了,直接炸毛:“他們可是一分錢冇花偷偷挖走的!我們還配合他耍了一波霍青然,他們白賺還要這麼高的價格,簡直是搶劫啊,要不要臉啊?”

“那邊說......”江格摸了摸鼻子:“說本來打算要五百億的,已經看在這件事的份上給飛鳥打了折......”

秦怔:“......?”

還特麼敢要五百億?

三百億這是打折?

這麼不要臉的事,他都乾不出來好嗎?

霍謹川濃睫低垂,思索了片刻後道:“給他們。”

“謹哥?”秦錚不明白,這可是虧大了好嗎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往外走,黑色毛衣襯得他膚色蒼白,病氣繚繞裡陰鬱滿身,嗓音寡淡:“你動作若快一點,這三百億就省了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這會兒的飛鳥,真的缺這批材料,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。

而且,這個雲升,還真是讓人挺感興趣的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,低聲吩咐江格:“動用天網去查雲升幕後真正老闆。”

——

霍家老宅在都城舊區,是一座有百年曆史的古宅。

門楣高敞,門外是如今已經冇人了的寬闊長街,兩座威嚴的石獅子各蹲坐一邊,院子數重,占地及廣。

古樸與滄桑共存,是座極正宗的古宅。

秦錚跟著霍謹川來蹭飯,車還冇停下,就看見大門外的空地上跪著一人。

看清容貌後,桃花眼登時睜的老大:“謹哥,那是霍青然?”

黑色的高定西裝板正的不帶一點褶皺,脊背挺的老直,一張臉俊雋英朗,帶著貴氣,

不是霍青然是誰?

打扮的還挺正式。

“吆,大侄子,”秦錚跳下車,摸著耳釘,笑的邪氣:“哦,我忘了,你已經不是霍家的嫡長孫,不能再叫你大侄子了。”

他那臉上的幸災樂禍完全不掩飾,在霍青然身邊半蹲下,看了眼霍家老宅那宏偉的門楣,毫不客氣的落井下石。

“怎麼,霍總這是生意賠了,來這兒求霍家幫忙?”

開口就直戳他痛處。

霍青然拳頭握緊,臉色鐵青,強忍住,纔沒讓自己去理會他。

他臉色越難看,秦錚越開心:“霍總曾經的豪言壯誌呢?”

霍青然低下頭不看他,如果現在發怒,一切就都前功儘棄了。

後頭下車的霍謹川看都冇看他一眼,推著輪椅從大門外專門為他修的那條平的台階上去,消失在門內。

秦錚嘖笑一聲,把夾在耳朵上的煙拿下來叼進嘴裡,幾個跳步就跨上階梯,對著門口的仆人道:“關門關門。”

那幾個仆人你看我我看你的,又看了眼門外跪著的霍青然,終究還是啪嗒一聲,推著厚重的雙重紅木門關上。

——

“爸,青然都已經知道錯了,他是您親孫子啊,一家人哪有隔夜仇,您就原諒他,讓他回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