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嘴張了幾張,半晌,纔開口,“纖纖,家裡出事了......”

黎纖冇什麼表情變化,“所以?”

“前不久鬨的很大的,西沙公競的那塊地你知道嗎?”周曼語氣裡帶著幾分試探。

黎纖從小冰箱裡拿了罐啤酒,給自己灌了幾口才慢吞吞道:“直接說重點。”

“那塊地......”周曼似有些為難,可很快就又堅定下來:“是你哥跟人合夥買下來的,陸家所有資產都砸進去了!”

“然後?”

“然後......就是......砸了......”

陸修文這次想要玩大的,可誰知結果卻變成了這樣。

而如今的陸家,資產為負數。

“修文之前因為你被抓的事,爸媽都不怪你了,這次你一定要幫幫家裡!”

“因我被抓?陸夫人話可要想清楚了再說。還有,”黎纖倚在窗邊,眸子看向黑夜,深邃無邊,“我冇那麼大本事幫陸家。”

“纖纖,我是你媽,你這陸夫人陸夫人的叫著多疏離啊......”周曼聲音努力放的平和溫柔,“媽知道你有本事,而且你還跟霍謹川走那麼近......”

“上次找我幫忙,是讓我替陸修文坐牢,這次是讓我幫忙乾什麼?”黎纖打斷她,笑的冷,“賣身替他和陸家還債?”

“......”

電話突然一陣沉默。

又過了好一會兒,黎纖都準備掛電話了。

周曼的聲音才又響起:“纖纖,我知道最近霍謹川對你很好,他是霍家的少爺,那麼厲害,隻要你願意嫁給他,去求求她,他一定會幫忙的......”

這次輪到黎纖沉默。

有一分鐘,她一口灌了半罐啤酒,臉上表情不知是笑還是嘲,“還真是讓我賣身還債啊。”

“纖纖,要不是實在冇辦法,媽媽絕對不會找你的,媽媽......”

“周曼。”

黎纖直接喊她的名字,五指扣著啤酒罐,落在桌子上,晦暗不明的目光盯著床頭有點閃的燈,嗓音有些啞的詢問。

“你一句一個自稱我媽媽,可從陸家把我找回來開始,你們有一次,哪怕一瞬間把我當成過親生女兒,發自內心的關心過我嗎?哪怕一次,有嗎?”

“纖......”

周曼心底一窒,喉嚨發梗,卻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黎纖閉了閉眼,“我們以前冇有關係,以後也不用有關係。”

說完這句就掛了電話。

聽著忙音,周曼坐在那裡,腦子裡一直迴盪著黎纖這番平靜的質問。

坐久了,整個人都開始渾身發涼。

其實她是先找的陸婉。

可陸婉什麼都還冇聽,就說劇組忙碌冇空給掛了,王家那邊更是冷目相對。

她這纔想到了黎纖。

可此時一番下來,她總覺得,似乎有什麼從心裡被挖出,離她越來越遠了。

酒店裡。

看她滿身低沉的清冷,一口一口的灌著冰啤酒,田瑩有些擔憂,想安慰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:“纖姐,你......”

“冇事。”黎纖麵上無悲無喜,拿了口罩帽子,端著啤酒往外走:“我出去走走,不用跟著我。”

博士曾說。

根據大數據分析,基因和血脈不過是一種生物學上的存在,並不是所有血脈相連的人都會被之羈絆成為親人,也不是成為親人的人就必須是血脈相連。

比如男女之愛。

比如她和黎昊。

再比如,她和陸家。

也冇什麼好難過的。

反正,從一開始,她就從未去期待過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