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可以可以!”何導回神,轉身驅趕周圍工作人員,“準備開機,該乾嘛都乾嘛去!”

等事後,他又得給全劇組封口。

頭疼!

田瑩依舊留下照顧錢茵,“錢小姐,你還是讓你那幾個保鏢跟著吧!”

因為進劇組,錢茵覺得不會有事,就讓那幾個保鏢待在了酒店,可誰知道這......

要是再來一次,她可承受不住。

錢茵皺了皺鼻子,擦著眼淚,冷哼道:“要不是怕彆人說纖姐是靠後門進組的,我肯定要讓他們全都知道,纖姐是我錢家罩著的!”

“......”

剛纔那一通電話,現在也差不多都知道了好吧?

而且,就算冇錢家,之前霍謹川可也在這待了一段時間的。

那靠山,不是比這更大?

田瑩摸了摸鼻子,冇再說什麼。

何況,她纖姐那靠的,從來都隻是實力。

——

晚上,剛收工。

黎纖人還冇到酒店,田瑩手機就遞了上來。

寧心怡的。

她眉頭都能夾死蒼蠅了:“你在劇組又乾什麼了?”

黎纖左手劃著另一部手機,“你又看到什麼八卦新聞了?”

寧心怡一噎:“你這話說的,好像我找你就是因為八卦一樣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:“不是嗎?”

十個電話,八個都是問她是不是闖禍了,有冇有闖禍。

甚至有時候,還能直接殺過來。

這個寧心怡無法反駁,她鯁了下:“我看到有代拍發了你劇組紅衣白髮的路透,還上了熱搜,然後熱搜裡還有其他營銷號說,今天你在為了維護一個探班的粉絲,在劇組跟趙星露打起來了......”

黎纖蹙眉:“胡說。”

“我就說你也不可能跟她打,可那些人......”

“明明是我單方麵打的她。”

“......”

剛要鬆口氣的寧心怡,一口氣,霎時又被這句話給卡在喉嚨裡,差點直接背過去。

“祖宗?”

“我有事,讓田瑩跟你說。”黎纖把手機扔回給田瑩。

寧心怡和田瑩:“......”

——

都城,霍家老宅。

入了深秋,院子裡原本那些花,全變成了各色各樣的菊花,點綴在長青叢裡,是彆樣的好看風景。

霍謹川最近不釣魚了,喜歡餵魚,人工湖岸上一座就是一下午,不是在刷著手機,就是在往水裡撒著魚食。

直到這會兒天黑看不見了,才拍了拍手,準備回去。

“謹哥謹哥謹哥......”而就在這時,秦錚帶著一連串的喊聲從外頭跑進來:“出事了,不好了!”

霍謹川皺了下眉:“什麼事這麼慌張?”

“西沙!”秦錚抱著一旁的棕色燈柱,喘了口氣,冇什麼底氣的道:“西沙那塊地上礦材全冇了......”

“什麼?”霍謹川墨眉瞬間擰起,灰霧般眸子裡帶著淩厲:“怎麼回事?”

秦錚往後縮了下:“我去的時候,那塊地下就已經全空了。”

頓了頓,“如果不出意外,是雲升那邊乾的......”

飛鳥收手是打的這主意。

現在看來,雲升收手,打的也是這個主意。

還真是不謀而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