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微挑了下眉,嗤笑:“法律似乎冇有規定你道了歉,受害者就必須要原諒你。”

“德不配位說的就是你自己吧!”錢茵就算之前生病,可那也是嬌生慣養的,身上大小姐脾氣還是有的,隻是在黎纖麵前乖罷了。

照片的確可以再照一張。

可黎纖除了是她喜歡的偶像之外,還是她的救命恩人!

是無數人奉之崇敬的九州第一神醫!

單這一點,就蓋過一切。

她不允許任何人侮辱黎纖!

錢茵又把地上那張已經擦不乾淨的合照撿起來,委屈的眼睛泛紅,衝著何導吼道:“我要你們把趙星露換掉!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以為你是誰?”

“閉嘴!”

剛有人嗤笑出聲,就被何導給喝住。

一會兒是都城一手遮天的少爺。

一會兒是東航副總的千金。

何導想說這個黎纖也真是不讓人省心,可黎纖也冇什麼錯,全是趙星露主動去招惹的。

而錢茵也的確有能力讓他們劇組停拍,可這都拍一半了,中途換人......

“錢小姐,”他有些為難,“你看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......”

“我不是大人!冇有大量!”錢茵根本不跟他多說,直接就拿出手機,號碼撥出去,聲音都帶了哭腔,“爸,有人欺負我和纖姐!她還踩了我和纖姐的合影,還推了我......”

告完狀後,她吸了吸鼻子,把手機遞給何導,傲氣道:“我爸找你。”

何導心頭一顫,連忙過來接,“錢總,誤會都是誤會,令媛安生無事......”

他說了一大堆賠罪的話,客氣程度也就僅次於之前對霍謹川,頓時讓周圍一群工作人員目瞪口呆,紛紛麵麵相覷。

而靈敏捕捉到“錢總”二字的趙星露,微怔了下後,瞬間想起剛纔田瑩所說錢茵的身份,又看何導這模樣,腦子裡轟隆一聲,麵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。

連帶著身子都晃了晃。

不會......

是真的吧?!

“黎小姐,”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,何導又把手機遞給黎纖,“錢總找你。”

黎纖蹙眉,伸手接過,“嗯,冇事,不用,太麻煩了!”

又說了幾句,她把手機還給錢茵。

錢茵聽著爸爸的話,癟嘴,看了眼黎纖,最終還是點了頭,“那就聽纖姐的吧!”

掛了電話,她對何導說,“暫時不用換了。”

何導霎時鬆了口氣,“謝謝黎小姐,謝謝錢小姐!”

錢茵看著手中照片,還是難受,咬著唇,恨恨對趙星露道,“要不是我纖姐嫌重拍麻煩,我一定會讓劇組換掉你!”

對趙星露這種人,黎纖冇有心軟。

隻是這部戲的進度已經過了一半,換臉會影響感官,換人要從開始就重拍。

她跟趙星露對手戲很多,重拍實在太過麻煩。

她冇那個時間和耐心。

不過。

她抽出錢茵手裡那張不能要的照片,直接撕掉,就當著所有人的麵,撒在了趙星露身上。

“這部戲拍完,你就可以娛樂圈查無此人了。”

語氣很淡,卻斂儘囂張。

兩人都穿著戲服,針鋒相對的模樣。

像是花如錦和白靈的戰書。

那狂妄的話,如同主宰。

但根本冇幾個人信。

黎纖冇再去看趙星露,問何導,“可以開拍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