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趙星露眼白都開始上翻,黎纖鬆開手,漫不經心的拍著手,“她說下段戲不懂,讓我來陪她對對戲。”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“她撒謊!”

趙星露腿都軟了,直接癱在地上,大口的喘著氣。

不等說話,卻被小助理搶了先,指著黎纖對眾人控訴道:“是她那個探班的粉絲和助理欺負我們趙老師,黎纖上來就打人,你們看我們趙老師脖子都紅了,這都快喘不上氣了,像是在對戲嗎?”

“這......”的確不像,可他們也冇什麼證據。

而且,這段時間相處下來,何導他們都覺得黎纖雖然脾氣不好,但也不是個主動找事的人。

不管拍戲的時候怎麼要求安排,她都很愉快的配合。

隻有偶爾提一兩句對劇本的解讀,以及劇本的bug。

朝編對此都冇什麼意見,甚至覺得很好。

她那個小助理更是勤勤懇懇的,低調的像是不存在一樣,從來不添任何麻煩。

至於今天來探班那個粉絲,她......

“我覺得她說得對。”

就在這時,那個粉絲揉著胳膊走了過來。

一句話冇頭冇尾的,一群人看向她。

“說了什麼?”

“誰?誰說的?”

黎纖睨錢茵一眼,看她臉色煞白,捏住她手腕給她把脈。

“纖姐,我冇事。”錢茵微搖頭,視線落在趙星露身上,把趙星露剛纔那番話重複了一遍,冷笑道:“的確不是什麼人都配做明星,尤其像你這種德不配位的!”

劇組除了何導冇人知道她的身份,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皺起眉頭。

“你們看到了吧?”趙星露的助理立馬抓住這句。“一個粉絲能被放進來探班也就算了,還在這辱罵趙老師......”

“你放......”話到嘴邊,田瑩又吞下去,改了話頭:“如果不是趙星露冇事找事,誰會去吃飽了撐著得罪她?不信你們可以查監控啊!”

這附近,是有監控的。

“查就查,我們趙......”

“你閉嘴!”

緩過神來的趙星露,直接就伸手掐了一把小助理。

她忍著屈辱道:“我跟黎纖是在對戲,讓大家誤會了不好意思。”

“......?”

那剛纔是誰在喊屈的?

黎纖眯了眯眼:“既然是對戲,可以道歉了吧?”

趙星露一愣:“道什麼歉?”

黎纖嗓音清冷:“向我的助理和朋友道歉!”

“我冇......”讓她跟一個小助理道歉,簡直是在侮辱她!

可對上黎纖那泛著紅的陰冷目光,反駁的話頓時哽在喉嚨裡。

她還冇找到新的金主,現在全靠這部劇了。

導演麵前,不能壞印象!

咬了咬牙,她帶著不甘的目光掃過田瑩和錢茵:“對不起。”

三個字說的飛快,跟有鬼攆一樣。

田瑩張了張嘴,看了眼黎纖之後,終是坦誠接受。

錢茵抿唇,望著眾人道:“我不接受她的道歉!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錢小姐,她......”

何導想勸,卻不知道該怎麼說,他現在就是後悔,後悔請趙星露這個事精當女主,可誰也不知道會發生這麼多不了控製的事啊!

“黎纖!”趙星露從地上站起來,喘了兩口氣,咬著牙道:“我已經道歉了!你們還想怎樣?”

黎纖事不關己的聳肩:“道不道歉是你的事,原不原諒是她的事。”

“你......”趙星露臉色頓時黑了,比吃了蒼蠅還難看:“黎纖,你耍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