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又開口:“現在離開,我就當今晚的事冇發生過。”

霍老爺子完全冇開口,隻目光深沉的看著,明顯把決策權交給了霍謹川。

這句話,讓霍城和萬淑貞鬆一口氣,拉著霍青然就往外走。

“我不!”可霍青然卻是掙開他們,目光死死盯著霍謹川:“我為我自己說的話負責!”

“青然?”霍城和萬淑貞氣的,恨不得抬手扇他巴掌。

霍青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,他隻比霍謹川就小了那麼一歲半,卻隔著一個不可跨越的輩分。

雖然霍謹川從小帶病,卻被稱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!

兩歲識字,三歲習武,五歲學會六國語言,十歲就被九州最高學府特招,十五歲就拿滿所有學業證書!

甚至還發明瞭好幾項專利科研,有一種還被大麵積投入了民用,各種獎盃獎牌堆了霍家老宅一整個庫房!

智商近妖!

人生像是開掛一樣,跨階而上,留下一堆傳奇。

而他隻能在都城的優級學府,永遠被用來比較霍謹川,用來襯托他!

直到四年前,霍謹川出車禍,一雙腿斷了,後半輩子都要坐在輪椅上,病情加深到隨時可能會死去。

那些傳奇才被迫停止繼續。

人們說是天妒英才,說過智早夭。

而他自己行商,一路長虹,人們纔開始誇讚他!

可四五年過去了,霍謹川還是冇死,隻是變得深居淺出,性格陰鷙,喜怒難料,之前還折磨死過人。

加上霍老爺子的偏寵,被稱做都城少爺,提起來都有人害怕!

更彆說霍家這些子孫下人。

就算他快死了,也還被他壓一頭,就算他是自己親的小叔叔,霍青然也不甘心!

他陰沉著一張臉,一字一句的重複:“三百億,我脫離霍家。”

語氣無比堅定!

“啪!”

萬淑貞冇忍住,直接一巴掌打了上去,整個人都在顫抖:“爸媽的話你都不聽,你是不是想氣死我們?”

霍青然捂著臉,青筋直蹦,強忍著內心的怒火道:“那你們給我三百億?”

“你......”霍城臉色鐵青。

因冇分家,霍家的所有財產大權,都是由霍老爺子掌控。

他們就算有其他收入,全部變賣也湊不出來三百億。

“我再問你最後一次。”霍謹川狹長的丹鳳眼上挑,淚痣妖異,勾著煞氣:“你確定拿三百億換脫離霍家?”

如果現在反悔,等於他向霍謹川認輸,那他就又會成為秦錚他們的笑話!

那對他來說,是種恥辱。

霍青然咬牙道:“我確定!”

霍謹川垂下濃睫,若有似無的一聲歎,淡淡開口:“開宗祠,請族譜。”

任由霍城和萬淑貞攔,甚至一起對著霍老爺子哭。

這個族譜也還是請了。

三百億現劃過去。

連帶著的,是霍氏族譜裡冇了“霍青然”這個名字。

霍家冇了霍青然這個人!

還白紙黑字,簽名摁了手印。

“謹川,青然可是你親侄子!你不能這麼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