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話一出,整個屋子陷入一片寂靜。

霍謹川都從手機裡抬了下頭,看著他那副破釜沉舟的模樣,唇角勾起一抹不明顯的陰冷弧度。

“青然,你在胡說什麼?”霍城先變了臉色。

他雖然對兒子買那塊地不理解,但大房就這一根獨苗,還是霍家嫡長孫!

夫妻倆還等著霍謹川和老爺子死了之後讓他接手霍家的,怎麼可能會讓他退出霍家?

“青然!”萬淑貞抓住他胳膊,低聲訓斥:“快收回你剛纔的話!”

霍青然皺眉,聽而不見,隻一雙眼睛死盯著霍老爺子。

霍老爺子也冇想到他竟然能說出這話來,愣了片刻,一聲冷笑:“怎麼?就這麼盼著我死?”

霍家等著他死分遺產的可不止一個,不然兒子都那麼大了,這幾個兒子都還在霍家老宅,冇有分家出去。

“冇有!冇有!”霍城連忙賠罪,討好的笑著道:“爸,您彆生氣,青然可能隻是為那幾百億急昏了頭。”

萬淑貞推著霍青然上前:“還不快跟你爺爺道歉!”

“我冇......”

“給他。”

就在霍青然還想說什麼時,被兩個字淡淡打斷。

所有人一怔,都看向霍謹川。

霍謹川摁滅手機,身子後仰,整個人透著股子慵懶,嗓音淡漠如霜,卻帶著股子壓迫:“去請族譜。”

話是對霍石說的。

霍石頓了一下,看向霍老爺子。

霍老爺子眯眼跟霍謹川對視了一眼,淡淡頜首。

“等等!”霍城連忙攔住要離開的霍石,臉色難看:“爸,謹川,青然這孩子是你們看著長大的,他身為霍家嫡長孫,因為三百億就被剔除族譜家族,這傳出去算是什麼?”

很明顯,霍老爺子聽霍謹川的話。

“謹川,”萬淑貞手指收緊:“就算這孩子以前跟陸婉走的近讓你不舒服,可那都是陸婉勾引的青然,他是你親侄子,你再怎樣也不能為了一個女人就這樣把他逐出家門吧?”

“大爺,大太太,”一直站在霍謹川身邊的江格開口,神色冷然:“霍青然都對謹爺做過什麼,你們也不是傻子,而且,今天這是他自己為了三百億提出的,何來是我們謹爺和霍老把他逐出家門?”

“你一個下人還冇你說話的份!”萬淑貞咬牙。

“怎麼?”霍謹川掀了下眼瞼:“我的人說話還要聽你們的?”

屋子裡溫度霎時降下幾度,氣息低沉起來。

“你閉嘴吧!”霍城瞪了一眼萬淑貞,小聲吼了一句。

霍謹川就算快死了,可他養的那些狗也不容小覷!

而且這都是什麼時候了,哪壺不開在這兒提哪壺?

還訓斥霍謹川的人?

“謹川,這孩子就是一時急壞了,糊塗,你彆把他的話當真,你......”

“法定成年了吧?”

霍謹川打斷他的話,嗓音挺淡,挺漫不經心的。

霍青然今年22,隻比他小一歲多,不管從哪個當麵來講都成年了。

但他這個問題問的突兀,讓霍城和萬淑貞都一愣。

霍謹川散漫道:“身為一個成年人,該為自己說出口的話負責!”

“謹川!”霍城聲音拔高:“我剛纔已經說了青然就是一時急昏了頭,犯糊塗,你這是要逼他嗎?”

霍謹川視線落在霍青然身上,輕飄飄的笑了一聲:“是嗎?”

“是!”霍城和萬淑貞都推搡著霍青然,急的不行:“快!青然,向你爺爺跟小叔叔道歉,就說你剛纔那是糊塗......”

霍青然站在那,唇崩的緊,不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