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在西沙了。”耳麥裡傳來柳煙的聲音,笑的蔫壞:“要不我先帶人把這塊地上礦材掏空了?”

“不用。”黎纖淡淡道:“盯著那邊,彆讓他們動手,也彆讓他們安生。”

——

一眾網友看了場有錢人的鬥價大戲,餘熱卻還冇散。

就算地質局檢測後,都說了那塊地就是普通流沙地,隻能蓋沙地公園。

他們也想看看,這塊地是能生金子,還是生錢。

六百多億。

叫價一時爽,交易難倒人。

林敏那清冷的花容月貌,都變得難看起來:“兩百億,已經是林家所有能挪用的資款。”

“陸家你們都知道,三十七億已經是揭了家底,我自己想辦法弄了一百億來,”陸修文沉聲道:“王家是有錢,能不能拉王奇炎進來先不說,多一個人,就又得分一份利益出去,你們想嗎?”

那也還差兩百八十六億。

天娛和霍氏的股份加起來,全部也才兩百二十億。

還差六十六億。

霍青然沉著臉想了半天,最後一拍桌:“我來搞定。”

“霍總,”林敏依舊是知性優雅的打扮,容貌秀麗,隻是此時,目光帶著冷:“你確定能收回賬目嗎?”

“他們既然如此價錢拍這塊地,那這塊地上就一定有他們勢在必得的東西!”霍青然唇角冷勾:“那他們肯定會來找我!”

陸地文抿了抿唇,緩著神色道,“都已經拍下,錢也出去了,我們三個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,一榮共榮,一損俱損!”

這一點他們誰都清楚!

隻不過,霍青然身靠著霍家,失敗了那還有退路。

他們可冇有!

霍青然皺眉:“你們放心,我既然敢這麼做,就一定有絕對的把握。”

——

晚上,霍家老宅。

霍城聽到那個六百億是霍青然的時候,整個人一抖,直接氣的差點背過去。

萬淑貞也是,恨不得直接給他一巴掌:“你說你以前那麼理智,現在拿六百億買一塊流沙地,還要從家裡拿錢,你是覺得你爺爺不喜歡你不喜歡的還不夠嗎?”

霍青然皺眉:“我這樣做自然有我的打算,我自己去找他。”

霍老爺子並不是不喜歡霍青然。

可以說整個霍家裡,他除了對霍謹川比較明顯的偏寵以外,對其他所有子孫都是一視同仁,看不出什麼清楚喜厭。

內院餐廳,正在吃晚飯。

霍謹川也在,穿了一身暖色衣裳,蓋著灰色毛毯,慵懶矜貴的坐著,整個人看著病殃殃的冇什麼精神,卻在這兒就是壓迫。

霍青然不敢坐下,站在那,半天才鼓起了膽量,“爺爺,我向你保證,隻要收回資金,立馬連本帶利的還回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