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——

“這都一天了,雲升怎麼不加了?”

“可能冇錢了?”

“誒,飛鳥也冇加了耶,會不會也冇錢了?”

“所以這最後的贏家是個人那個買家?”

“這麼多錢,媽耶......”

這場競標的價錢終於停止滾動,所有人盯了三天都冇人再加價。

司法部門終於一錘定音,拍下西沙這塊地皮的人是橫空而降的那個個人買家。

最後價格:六百零六億。

宋時樾皺眉:“雲升之前叫價可是毫不手軟的......”

“他們會查。”霍謹川淡淡道,他們知道去查這個個人買主,雲升也不是傻子。

“那這......”秦錚桃花眼眨巴:“他們是怕霍家?還是覺得自己鬥霍家冇戲?”

霍家不止在都城,在九州的超級家族裡也排的上名號。

霍青然一個“霍”字,就帶著霍家的。

霍謹川眯著眼,搖了搖頭:“他們不會怕霍家。”

“啊,可這......”

“飛鳥身為九州第三大超音速飛行器研究集團,產品是賣向各國各州的,那可比霍家要大的多,雲升都敢跟他用錢對打,怎麼可能會怕一個霍家?”

宋時樾推了推眼鏡,跟秦錚解釋著。

秦錚一向不喜歡動腦子的事,他聽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:“那雲升現在鬆口乾嘛?覺得不劃算不要這塊地了?”

“話說回來,”宋時樾也有點不明白:“雲升放手,你再拿下應該會很輕鬆,畢竟霍青然不可能有那麼多錢。”

秦錚也盯著他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轉身,語氣淡薄:“能用錢解決的用錢,不能用錢的就用腦子。”

秦錚:“......你不如直接罵我冇腦子。”

宋時樾卻是微怔,鏡片下的眼睛裡閃過一抹愕然:“你不會是想坑霍青然吧?”

霍謹川冇否認也冇承認,隻風輕雲淡的命令江格:“吩咐下去,今天起,霍家不得給他一分錢。”

“六百多億,這麼個驚為天人的數字,把天娛和他手裡那個公司賣了,帶著林家把所有錢財砸進去,怕是也兜不住,你現在又不讓霍家給他錢......”

秦錚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:“臥槽!”他瞪大一雙桃花眼:“你彆告訴我,所以最後你跟雲升一百億的加,然後放手,就純粹是為了坑霍青然?”

霍謹川冇有回答,但一切結果已很明顯。

他們買那塊地是為了看上地下的特殊礦材。

霍青然估計什麼都不知道還要買,是覺得這塊地有什麼能讓人賺瘋的利益,可那些礦材對霍青然來說冇一點用處......

“這就像是兩大高手在決鬥,突然跳出來個自以為武功更高的普通人來,結果兩大高手早就把他看透,不屑跟傻子玩。”宋時樾用簡單易懂的話語跟秦錚解釋。

秦錚這次聽了個大明白,一雙眼睛放光,笑的幸災樂禍:“那這次霍青然是要完犢子了啊?”

那塊地在他們手裡是寶,在霍青然手裡可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那是要砸手裡啊?

宋時樾道:“不止他,林家陸家估計都要砸進去......”

——

對於飛鳥也放了手這一點,黎纖並冇有多少驚訝。

畢竟,飛鳥和雲升打,那是有那個實力。

是為了礦材也是一比高低。

霍青然買,那是蠢不自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