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青桐被那土豪金的手機殼給閃到了,正想吐槽自家小叔叔,餘光就瞥見那對話框,像是見了鬼一樣:“小叔叔,竟然還有人敢刪掉你啊?”

這可了不得啊!

看那名字備註不會是......霍青桐一抖,不由瞪大眼睛:“這不會是小嬸嬸吧?”

“滾!”霍謹川臉上鬱色更濃,摁滅手機,轉動輪椅離開。

霍青桐縮了下脖子,覺得自己洞察了真相,敢刪小叔叔哎!

小嬸嬸真勇!

——

陸家。

陸婉趴在周曼的懷裡哭:“我什麼也冇做,我隻是想跟爸媽在一起,隻是想好好演戲,她為什麼總是針對我......”

“媽知道!”周曼拍著她的背,柔聲哄著,“爸媽正在跟霍家商議婚事,你先委屈幾天,等她嫁過去就冇事了啊!”

劇組出事,秦鯉住院,劇組隻能暫叫停。

陸婉從劇組出來後,先去醫院給秦鯉道歉,發微博道歉,公司發聲明道歉,劇組道歉,這事已經在熱搜上掛一天了。

陸婉抽噎著,有些害怕:“媽,萬一黎纖帶著黎昊把我不是跟她雙胞胎的事,說出去怎麼辦啊?”

周曼凝眉:“放心,爸媽一定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......”

“少爺。”李嫂的聲音響起。

陸修文隨後走進來,看著屋裡這一幕,眉頭緊凝:“黎纖又找你麻煩了?”

“哥......”陸婉起身小跑過去,揪住他衣袖,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:“你不要怪她,也是我自己不爭氣,本來也是我搶了她的身份,她恨我也是應該......”

“果然又是她!”陸修文眉目冷然,想到這兩天自己打聽的事,他擰著眉頭問陸婉:“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仙丹,是從哪聽說的?”

陸婉本想聽他罵黎纖,然後去找黎纖麻煩的,卻不想他話鋒一轉,說起這個來,不由一愣,還是道:“就一個朋友,她有親戚在國醫局,聽說的。”

她想起自己之前讓陸修文幫的忙,還帶著眼淚的眼睛一亮:“哥,你幫我買到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陸修文臉色難看。

“什麼仙丹?”這名字周曼有點熟悉,開問了一句。

陸修文三兩句的說了。

陸婉也道:“我聽說黎纖把霍老氣的昏倒,就想買來送給他......”

霍家,隻要討好了霍老爺子,她再勾住了霍青然,還怕嫁不進去嗎?

陸修文臉色不太好看,沉聲道:“這藥就是黎纖賣的!”

陸婉瞳孔一凝:“什麼?”

“我想起來了,上次東亞航空副總裁,就去黎纖那裡買......”周曼豁的從沙發上站起來,有些失聲:“那真的是藥?”

陸修文點頭:“是。”

連國藥局都冇有的,黎纖怎麼可能會有,陸婉指尖一緊:“哥,你是不是弄錯了?”

陸修文眉心擰的能夾死蒼蠅,他那天回來跟桌旭聊過後,讓人去查了,這個“仙丹”在黑市都是有價無市,真的就隻有黎纖那裡有!

抿了抿唇,陸修文轉身就往外走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——

西大橋下,擺攤的很多,唯獨不見黎纖的攤。

地下室的門敲了半天,也冇人開。

陸修文站在貧民窟外頭,翻出剛讓人查到的黎纖手機號,撥了過去。

對方接的很慢。

陸修文沉聲開口:“是我,你哥。”

黎纖挑眉,好像有些訝然:“陸少今天這麼突兀的認親,難道想圖謀不軌?”

陸修文額頭蹦了下,他揉著鬢角,徑直開口:“那個仙丹你還有冇有,我要一顆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,懶洋洋道:“一顆一千萬,陸少怎麼支付?”

“一千萬一顆?”陸修文愣住,隨即就黑了臉,咬牙道:“我已經查過了,你的市價是五十萬一顆,收攤後十倍五百萬!”

黎纖喉間溢位低笑,囂張又狂:“陸少難道冇聽過坐地起價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