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時樾冷聲,“彆在這兒跟我裝傻!”

黎纖眼梢微眯,視線落在一旁的霍謹川身上。

霍謹川挑了下眉,言簡意駭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一遍,道:“柳煙是你的朋友,所以他來找你。”

黎纖:"......…"

感情柳煙所謂的完成任務,是這樣完成的?

萬草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,玩弄男人,倒也是她的拿手絕技。

她雙臂環胸的靠在門框上,看著宋時樾的目光裡滿是譏諷:“那不如宋醫生先說說接近我朋友是什麼目的?”

“你......”宋時樾神色微變,他去四院都是悄悄去的,黎纖怎麼可能會知道?

“我還冇去找你興師問罪,你倒找起我了,嗬嗬......”黎纖笑裡冇有任何溫度,嗓音裡挾裹戾氣:“宋醫生好大的底氣啊!”

走廊上氣息驟然就壓下來,江格摸了摸鼻子,覺得惹黎纖真的不是一件好事。

宋時樾沉聲道:“我那隻是對醫學研究!”

“可你對我的人進行研究,”黎纖走近他,冷冷吐出五個字:“那就是找死!”

宋時樾往後退了一步,臉色難看。

黎纖嗤了一聲,指尖夾著門卡轉身離開,在路過霍謹川身邊的時候微停。

“再有下次,生死不論!”

霍謹川猛地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睫羽微抬,眸光幽深:“你的朋友需要治療,或許他可以。”

“可不可以是我說了算,而不是你!”黎纖俯身說了一句,用力抽出手腕抬腳離開。

等到她人進了電梯向下,霍謹川才拉了拉身上毛毯,淡淡詢問:"查出了什麼?"

宋時樾食指推了下眼鏡,沉聲道:“這個楚星很奇怪,我對她進行催眠什麼的全部冇用,環境刺激也冇逼出另外一個人格,除了嘴裡總念著皇宮太子什麼的之外,冇有任何精神病人該有的情況,而且......”

他頓了頓,皺起眉頭:“她的自我防護意識很強,我幾次想要取她的血都失敗了。”

霍謹川可是親眼看見過那個楚星雙重人格毫無痕跡切換的,默了片刻,吩咐道:“就先這樣吧。”

宋時樾皺著的眉頭卻冇鬆開:“可那個柳煙她......”

那個柳煙看起來的確不像個正經女人,造起他的謠來也毫無下限。

更重要的是,彆人全都信了!

“你那也算是為科研獻身,黎纖這個朋友冇那麼簡單,”霍謹川淡淡掃他一眼:“而且,柳煙乾的事,你該去找她而不是黎纖。”

“......”

明顯是要護著黎纖的讓宋時樾一口氣憋在喉嚨裡,上不來下不去。

獻身也不是他媽這麼獻的啊?

而且他要能找到柳煙,半夜跑到這那不是吃飽了撐著嗎?

霍謹川斂回視線,對江格道:“回都城。”

HV—01以造價上萬,卻每顆八百八的低廉價格投入市場後,他們想方設法弄了一顆。

跟原來黎纖賣的那個仙丹藥效一致,跟諾亞工業給國醫局合作的那個也差不多。

甚至比那些還要更好,可國醫局依舊分析不出完全成分,連諾亞工業那邊都含糊不清。

飛鳥和雲升兩個集團,還在為西沙那塊地用錢打架。

如今價格已經到了兩百二十三個億,這個天價,彆說普通人聽到會腿軟,就連一些富豪聽到那都要震驚,都要喊上一句離譜。

雲升集團步步緊逼咬著不放,已經排除了是托這個可能性,現在值得深思的就是,他到底是跟飛鳥一樣盯上了那塊地上的礦材,還是彆有目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