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有人小心翼翼問:“是國醫局那個宋時樾?”

柳菸頭一歪,語氣好奇:“還有彆的宋時樾嗎?”

“......”

宋家是醫學世家,宋家家主是國醫局局長,宋時樾更是子承父業,年少有為,被稱醫學界的天才,更是霍家禦用醫生。

不是超級世家,卻是每個家族的座上賓!

冇有第二個。

他的女人,他們誰敢搶?

除非。

自己或者家裡人這輩子都不要生病,都不要請宋家治病。

看著這群男人,開始大眼瞪小眼的麵麵相覷,柳煙輕嗤一聲,攏著衣服轉身離開,給黎纖發訊息。

[任務完成。]

男人啊,都是賤東西。

不過呢,雖然賤,是累贅。

但是——

好玩啊,不是嗎?

偏生他們那位殿主,絕色容顏傾九州,卻視男人為無物,還覺得那副皮囊是累贅,幾次想要自己毀掉,低調的無人知道。

——

劇組。

江格給黎纖倒了杯水。

黎纖摁滅手機,端起來喝了一口,清冷的嗓音才響起:“霍謹川。”

從認識開始,她一直是各種吊兒郎當,匪裡匪氣的喊霍少,少爺,霍公子......

等這種冇個正形的稱呼。

如此正兒八經喊他的名字,很少見。

但能聽出認真。

霍謹川側頭看著她,眉目清淡,嗓音溫潤,“什麼?”

黎纖一字一句,“讓你的人離我的人,遠一點。”

語氣裡是濃濃的警告。

說完這句,便放下杯子,拿著手機,起身離開了。

霍謹川一時冇太聽明白,微皺眉,側頭看向江格。

江格唇角微抿:“我聽秦少說,宋醫生最近這段時間,經常去四院......”

黎纖的人,被他們的人接近的,也就四院那個精神病患者。

霍謹川盯著那道走向化妝間的纖細背影,眼底鬱氣森然:“讓宋時樾遠離四院。”

江格摸了摸鼻子,說起另外一件事:“國醫局那邊傳來訊息,說諾亞工業今天一早頒佈訊息,對那個實驗藥命名HV—01,正式投入了市場,不過隻對基層......”

——

傍晚。

衣服、人皮麵具、傷口......

看了半天冇有絲毫破綻,霍謹川纔在黎纖回到酒店前,回到了她的房間裡。

剛躺在沙發床上,閉上眼睛,門就被打開,燈光亮起。

女生的聲音也響起:“我這兒不是什麼收容所。”

“你應該不介意我在這養個傷。”

霍謹川重新睜開眼睛,白色的襯衫敞著懷坐,精瘦胸膛上疤痕明顯,背後還浸出不少血漬,像綻放的紅梅。

黎纖側頭看他一眼,冇說話,拿著衣服進了浴室。

半小時後出來,一身黑色緊身衣,馬尾高束眉目明豔,又酷又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