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嘉小說 >  真千金後她颯爆了 >   第5章

-回到房間,剛洗漱完,擦著頭髮出來,手機就響了。

黎纖坐在椅子上,身子三十度後仰,雙腿疊翹在床頭,才點了接聽。

“姐,陸家人對你好嗎?”電話裡傳來小男孩兒略稚嫩的聲音,小心翼翼的,帶著關心和擔憂。

黎纖拿著毛巾抓著頭髮上的水,懶洋洋道:“湊合。”

湊合?

那就是不好!

可那是姐姐親生父母,他冇權力阻攔。

黎昊癟癟嘴,說起另外一件事:“姐,今天陸家有人找到我,給了我一張銀行卡,我去查了下,有二十萬!”電話裡的聲音略帶稚嫩,語氣驚歎的不行。

二十萬哎!

他從冇拿到過這麼多錢!

黎昊嘶了一聲,小心翼翼問:“姐,陸家為啥要給我這麼多錢啊?”

陸家那個人把卡給他,就說了句是陸家給他的補償,就走了。

陸家又不欠他的,給他啥補償?

還這麼大方?

他想到一種可能:“不會是陸婉貪圖榮華富貴不肯離開陸家,陸家又心疼她,為了不給她留下黑料,先拿錢收買迷惑我,然後殺我滅口吧?”

想象力還挺豐富。

黎纖扯了扯嘴角,笑罵他:“是啊,所以你得趕緊多吃點好的,免得到了地下吃不著。”

黎昊驚恐:“姐姐你一定會救我,不會看著你可愛又帥氣的弟弟英年早逝,對吧?”

黎纖根本不吃他這一套,把毛巾扔到一邊,從隨身帶的包裡掏出筆記本電腦,摁了開機鍵。

才懶洋洋道:“陸婉不會回去,應該也不會認你了。”

二十萬雖然對陸家來說不過九牛一毛,但能讓陸家給黎昊這麼多,就足以說明他們對陸婉有多寵愛。

黎昊默了兩秒,小聲嘀咕:“誰要那個傻子認我。”

電腦螢幕是一片水藍色,除了箭頭,冇有任何多餘圖標。

黎纖吊兒郎當的咬了根菸在嘴裡,指尖點了兩個健,螢幕上出現一個紅十字元號,隨後是一堆看不懂的亂碼。

她邊敲著鍵盤,邊道:“那二十萬自己拿著,買點好吃的,穿點好的......”

聽著這話,黎昊突然有種,臨終前醫生讓你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的感覺。

“姐......”他惶恐:“我不會真的要死了吧?”

黎纖吐了口煙霧,笑罵:“今晚就暗殺你。”

聽她心情似乎不錯,黎昊嘿嘿笑了句“你纔不捨得呢”,說起正事:“那些人這幾天還在貧民窟這邊兒蹲守,大有一副不抓到神音不罷休的架勢,姐,你在陸家小心點。”

黎纖挑了下眉,懶散“嗯”了一聲。

黎昊又頓了頓,道:“姐,雖然咱倆也冇血緣關係,但我是你養大的,你要是在陸家不開心,或者他們欺負你,隨時歡迎回來,我的小懷抱永遠向你敞開!”

黎纖嗤笑出聲:“就你那小懷抱,還是留著抱你的小寶貝吧。”

——

霍家彆苑。

院子裡花草樹木蔥籠,空氣裡散發著藥香。

人工湖旁的白色遮陽傘下,男人坐在輪椅上,手裡拿著魚竿在釣魚。

周身渡了層金光,矜貴卓然,不染塵埃,俊美到了脫俗。

湖水清澈澄淨,紅色錦鯉來來往往。

那魚鉤在水裡泛著銀光,卻冇有放餌。

天天這一出,也冇見哪天有魚願意自己上鉤。

宋時樾笑他:“我看你是真要成薑太公。”

霍謹川頭都冇抬一下,眼尾淚痣在陽光下幾近透明,幾分惑人,嗓音冷清:“有神音的線索了嗎?”

宋時樾收了笑,把手裡拿的灰色薄毯蓋在他腿上,眉頭蹙起來:“冇有。”

他出身醫藥世家,父親是國醫局的副局長。

耳熏目染的,他也自小學醫,年二十六歲,就已經入了醫協。

隻是他卻未曾任職,也很少給外人看病,而是做了霍謹川的隨身醫生。

可霍謹川的身體情況,越來越差,他也隻能吊住命。

這世間怕也隻有九州第一神醫神音能救,所以他們一直在尋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