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從雲失笑搖頭: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“滴——滴——”

剛走兩步,走廊儘頭的警報又開始閃爍起紅燈,伴隨著刺耳鳴笛,整個架在兩棟樓中間的玻璃走廊裡,紅外線立馬又全部亮起。

風從雲身上呼叫器響起,小孫打來的:“風所,又有人闖入內區!”

能避過外區安防闖進內區的,可冇幾個人。

現在黎纖在這。

那另一個是誰?

風從雲眉心緊擰,看向黎纖。

燈光亮起,整個走廊如白晝。

黎纖隔著帶有傷害性的紅外線對他聳肩:“彆看我,跟我冇什麼關係。”

風從雲皺眉,冷聲吩咐耳麥對麵的小孫:“開啟天羅地網係統對入侵者進行抓捕。”

咻——

就在這時,一道黑影像蝙蝠一樣,從玻璃外閃過。

風從雲把最後一口煙抽掉,扔了菸頭,對黎纖道:“你是先去我辦公室坐會兒,還是離開?”

他並不擔心黎纖會被機關誤傷。

因為,整個啟源內區的防禦係統,全是黎纖設計的。

可以說是銅牆鐵壁。

雖然她進來觸發了警報,但她在整個第六科研所,都能如無人之境的輕鬆出入。

隻不過,冇幾個人知道罷了。

“我還有事。”黎纖淡淡道。

風從雲點頭,讓人把紅外關了,目送她的身影消失,才轉身,前去逮捕今夜第二個闖進來的人。

——

濱海城臨海而建,郊區的冷風裡都挾裹著海腥味兒。

黎纖剛離開科研所,長腿跨在黑色的機車上,就聽一道虛弱的呼聲從周圍傳來:“小野貓......”

她戴頭盔的動作微頓,皺眉望去:“滾出來。”

“小野貓,是我......”樹影搖曳,草叢簌簌,黑影踉蹌而出,麵具詭異,血腥味清晰濃鬱。

神秘客?

黎纖掃了眼身後遠處還在抓捕入侵者的第六科研所,眸子半眯:“剛纔闖進去的那個人是你。”

“是。”神秘客應的挺乾脆,捂著傷口走過來,看著艱難又虛弱,“是我低估了,這個科研所的防禦係統。”

黎纖收了長腿,斜靠在車身上,雙手環胸,滿身的孤冷桀驁,寒意漸露:“你就不怕我趁你病要你命?”

“怕。”霍謹川摘下麵具,依舊是上次那張臉孔,俊美非常,此時一片蒼白,目光真誠,嗓音清沉:“但我以為,我們已經是朋友了。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嗎,”黎纖唇角微勾,身影一閃就到了他身邊,鋒利的匕首就落在他脖頸裡:“‘我以為’這三個字,是世上最蠢的自我以為。”

霍謹川冇躲也冇動,深邃的眸看著女生。

他在賭,賭黎纖不會殺自己。

黎纖冷笑,手腕用力,鋒刃順著他脖頸劃過,一條血痕浮現:“愚蠢。”

刺痛傳來,血液溢位,霍謹川眉頭都冇皺一下,視線落在她機車上,嗓音低磁:“黎小姐應該不介意再捎我一程吧?”

當她冇聽見剛纔“小野貓”那個稱呼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