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是啊謹爺,萬一這雲升集團是看我們買意堅決,來當托故意抬價的呢?”

秦錚和江格兩人勸著,就算他們最不缺的就是錢,也不能在這當冤大頭啊?

霍謹川抬了下頭,淡淡道:“飛鳥需要這批礦產。”

秦錚擰眉:“那要是雲升再加價呢?”

“那就加到底。”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對霍謹川來說都不是事。

可偏生,黎昊說黎纖愛錢又摳門,他千萬億財產卻愣是動不了她一絲念。

——

濱海西郊,啟源第六科研所。

最近事情繁忙,風從雲一直住在所裡。

都淩晨一點了還在忙。

“滴——滴——”

突然。警報聲從擴音器裡傳來,其他人手上動作頓了一瞬,就渾然不在意的繼續忙起來。

科研所被闖不是第一次,冇有一個是站著出去的。

“風所,”但很快,小孫從外頭跑進來,神色凝重:“這次有點麻煩......”

闖進來的人,避開了外頭監控。

要不是內區紅外監控密集,估計他們都發現不了有人闖了進來。

風從雲皺眉,正想說什麼,腕間特殊電子錶突然閃了下,他微怔,神情凝重起來:“你們不用管了,我去處理。”

夜色濃鬱,風從玻璃走廊的頂上縫隙倒灌進來,密密麻麻的紅外線中間,一道黑影斜倚在中間吸菸台上,指尖煙霧繚繞。

風從雲衝頭頂攝像頭打了個,讓他們關掉紅外的手勢,雙手抄兜的走過去,笑道:“來自己地盤上還要靠闖,也就隻有你了吧?”

黎纖懶散倚著,指尖撣了下菸灰,“不闖等著被你們抓嗎?”

堂堂啟源的繼承人,卻被啟源當成叛徒,想想也的確挺可笑。

風從雲向她伸出手:“給我一根。”

黎纖眉眼微抬,帶著煙盒扔給他:“檢測結果怎麼樣了?”

風從雲點了火才道:“雪狼和雪狐的基因都在異變,除了實驗藥物反應,還跟他們生活的環境有關。”

那些小傢夥的生長環境,不是雪源就是熱帶雨林。

若不是後來被黎纖救回來,冇死在獵人的牢籠裡,也死在了這不適合他們生長的環境氣候裡。

黎纖思索片刻,又問他:“仙丹的研究怎麼樣了?”

“你之前賣出去的那些服用者,我們都悄悄做了跟蹤記錄,基本都是好的結果,”風從雲回憶著記錄冊:“有幾個人出現了反作用,最重的一個全身紅腫,不過冇有一個致命。”

反作用那些人,他們都給了補償,以及提供了醫療搶救。

冇有害死一個人。

“諾亞工業那邊授權給了國醫局研究,不過以國醫局目前的科技,還分析不透,我們這邊根據你的實驗已經進入了第二段研究,一號藥可以正式命名HV—01投入市場了。”

“那就先投入一千顆。”黎纖把指尖菸頭摁滅在菸灰缸裡,沉聲道:“全部以平價放進基層裡,如果有人渾水摸魚當黃牛,來多少,就抓多少。”

“行。”風從雲點頭,這個藥如果最終研究成功,對那些身患疾病,卻買不起藥的貧苦百姓來說,就是方舟,他知道黎纖有多重視:“我親自盯著。”

“給那幾個小傢夥注射完藥後送回去。”黎纖拍了拍手,站直身子,把兜帽蓋在頭上,轉身就要離開。

“誒,”風從雲喊住她:“陸修文還被關著呢,你不去看他一眼?”

好歹也是血脈相連不是。

黎纖唇角邪勾,目光清冷:“去聽他怎麼罵我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