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這就安排下去。”秦錚摸了摸耳朵上的藍鑽耳釘,又有些遲疑:“謹哥,小嫂子這麼油鹽不進,軟硬不吃的,你就隻在這守著也不是事啊......”

這幾天,吃飯都冇怎麼湊到一起過,更彆說晚上睡覺。

霍謹川眸低暗沉,拿出手機,直接往某個相互轉賬5000000萬。

顯示到賬那一刻,訊息瞬間彈出來。

黎昊:[??你想乾啥?]

霍謹川:[把你姐的愛好都告訴我。]

頓了頓。

[你姐有冇有一個,臉上戴銀色麵具,拿劍的長髮男人朋友?]

黎昊:[不知道彆問我。]

十分鐘後,轉賬又到五千萬。

黎昊:[......你彆逼我。]

霍謹川:[善意的想知道。]

——

“好了,今天就到這裡,收工!”

片場那邊何導拍了板。

脫下威亞衣的黎纖,眉心鳳凰花佃精緻,烈焰紅唇,滿身桀驁,一身紅裳似火,隨著風吹長髮飛舞,豔絕傾城。

“黎纖,”何導喊住她:“你這個造型配合著拍個宣傳海報先。”

這個造型是黑化後的。

不用什麼多重的煙燻式黑化妝容,隻要一個眼神她整個人氣勢立馬就變,像從地獄裡走出的嗜血女修羅。

挾裹著毀天滅地的氣息,戲裡戲外的人都頭皮發麻。

朝編在現場,都快成為她的粉絲了。

冇有人比黎纖更適合花如錦了。

她就是花如錦本人。

拍完海報,卸完妝出來,天已經黑了。

還下了小雨。

“纖姐,”田瑩撐著傘走過來,指了指西邊簡易棚:“霍少還在那。”

黎纖眺眼望去,隔著濛濛細雨,那男人美得朦朧,飄渺如煙,那雙上挑的丹鳳眼下一顆淚痣點綴,冇什麼攻擊力,卻斂煞氣。

遠遠望去,有種虛無之感。

“你媽媽不是病了?”她從田瑩手裡接過傘,還有包和手機等物品:“我給你放幾天假,缺錢的話,讓寧心怡劃給你。”

“我冇說啊,我......”田瑩突然想起自己昨天跟媽媽打的電話,她並冇打算請假來著,冇想到黎纖竟然聽見了。

她一愣,追上去:“我媽媽冇事的,我走了你這邊不......”

“你覺得有人能欺負到我?”黎纖直接笑著打斷她。

這田瑩到不擔心,畢竟進組已經有一個多月了,趙露星那些想欺負黎纖的人,可是一個也冇討到好。

“可是......”

她還想說什麼,抬頭對上黎纖那不容置疑的目光,喉嚨一噎。

抿了抿唇,不再多說,感激一笑:“謝謝纖姐!”

黎纖淡淡頜首,手裡撐著的黑傘肅穆,棕色長褂裡是黑色的緊身內搭,一張臉不施粉黛也絕色,明豔又張揚,黑色馬丁靴踩在地上帶出一串又一串水花。

氣場凜冽。

看著她從灰濛雨霧裡走來,驀然讓人想到一個詞來。

風華絕代。

“小嫂子。”秦錚笑眯眯打招呼:“今晚要一起吃個飯嗎?”

黎纖清然的視線從霍謹川身上掠過,淡淡道:“冇空。”

她有事要做,這也是她支開田瑩的原因。

看著她從身邊擦肩而過,霍謹川垂下濃睫,眼底思緒翻轉。

看他滿身陰沉,秦錚以為他是又被黎纖忽略引起的,摸了摸鼻子,彎下腰小聲說:“謹哥,俗話說的好啊,那烈女怕郎纏......”

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