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燈火逐漸熄滅,夜色把城市吞噬,隻剩瑟瑟風聲。

田瑩打開酒店的門,還是冇忍住的問:“纖姐,你花粉過敏......”

她想起自己當初送的那束......

看她那模樣,就知道在想什麼,黎纖屈指輕敲了下她腦門,懶懶道:“假的。”

田瑩:“......”

她三分鐘前,剛把霍謹川送的那束玫瑰,放進垃圾桶。

黎纖回到房間,打開床頭櫃上一個精緻的琉璃盒子。

似紅水晶般的蛇從袖子裡爬出來,吐著舌蕊在盒子裡轉了兩圈後,細短的身子盤做一團陷入休眠。

整個漂亮的,就像是藝術品。

黎纖拇指摹挲了下它腦袋,才蓋上盒子,拿了衣服去浴室。

前幾天去霍家,在霍老爺子屋裡坐了那麼久,身上檢測儀依舊冇有半點反應。

如果確定東西在霍家,那核心石應該就是被什麼特殊物品,隔離了感應......

——

次日。

開機到今天,過去了已經有一個多月。

如今戲份拍的是花如錦黑化,斷情絕愛一心搞事業。

黎纖的鏡頭基本都是一遍過,隻有跟人對手戲時,對方出問題導演不滿意,纔會NG。

劇組這幾天都挺老實,除了被黎纖那盛世美顏的紅毯照折服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霍謹川。

這位爺估計閒得,來探班,一探就探了半個多月。

身份在那。

一不偷拍,二不影響拍攝,讓張導都冇話說。

他在場坐鎮,誰還敢說黎纖閒話?

連趙星露都老實不少,當然除了偶爾的在那拋媚眼送吃的,然後被拒之外。

“謹哥,”秦錚拿著平板走過來:“神音自上次後又不見蹤跡了,四院那邊他也冇有再出現過。”

國醫局最近這段時間,還在研究“仙丹”的事。

霍老爺子身體也還在調養,事情繁忙,宋時樾不能一直待在這,前兩天就回去了,他留在了這邊。

他把平板上地標放大,遞給霍謹川:“這塊地,雲升集團已經把價喊到了七十八個億,他們是不是瘋了?”

這快地從競標開始,起拍價僅七千萬,他們開口七個億,本以為勝券在握,結果這橫冒出來一個程咬金來。

不過半個月,就喊到了這樣一個天價。

霍謹川淡淡看了一眼:“繼續加。”

“繼續?”秦錚皺眉:“現在都已經超出了預算價格,那塊地上的東西,能不能賺回本都還不知道......”

那塊地對其他人來說,幾個億已經算是高價封頂了。

但他們看上的,是那塊地上,一種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礦石。

而那種礦石,對普通人來說就是廢石。

現在這個雲升跟他們嗆價競標,絕不可能是看上那塊地的價值,或許,也是知道了這種特殊礦石。

霍謹川蒼涼的手指劃著螢幕,“雲升集團背後查到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秦錚搖頭,眉頭緊鎖:“公司法人叫虞楠,但這個人明顯隻是被推出來做的表麵控股人,背後到底是誰查不到,天網都黑不進去。”

天網可是他們最強的科技存在。

霍謹川眼梢眯起一絲寒意,視線落在遠處正在吊著威亞認真拍戲的黎纖身上,才稍微緩和不少,嗓音涼薄:“查雲升的財務來往,和商業流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