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頓飯吃的那是一個尷尬。

當然,隻有鄭西西和田瑩兩人覺得尷尬。

還有些窒息。

吃完一出門,鄭西西半刻都冇多停留,立馬溜回劇組了。

黎纖把田瑩遞過來的風衣披身上,懶散的看了眼斜對麵一輛黑色麪包車,笑的散漫:“怎麼,要不我站在這配合霍少多拍幾張?”

霍謹川順著她視線望過去,眼梢微眯:“我說話一向算話,說半年就是半年,而且......”

他話語微頓,嗓音清淡:“我跟你是正兒八經的未婚夫妻,就算被拍,似乎也不是什麼緋聞吧?”

他的未婚妻變成了黎纖這件事,早就不是秘密了。

“就是啊,我謹哥可守信用了,那狗仔絕對不是我們安排的。”秦錚冷哼一聲:“我到要看看是誰。”

他抬腳走過去,徑直敲開車門,鑽進了車裡。

誰也不知道裡頭髮生了什麼。

隻見,麪包車裡一陣激烈的搖擺晃動,五分鐘後,秦錚下來,衣服皺巴巴的,手裡拎著兩個相機。

“說是趙星露給他們錢,讓他們拍小嫂子跟男人幽會,不是幽會也行,反正隻要是黑料什麼都行。”他把相機扔給江格一個,自己手裡鼓搗著另一個,“彆說,這拍的還挺好看。”

“那個趙星露......”霍謹川頓了頓,淺淡的眉微擰了下。

黎纖懶散道,“就不用霍少多插手了。”

霍謹川挑眉,“替未婚妻解決繁瑣,應該是我分內之事。”

嘖,玩真的?

黎纖側頭看向他那張妖孽臉龐,視線掃過左眼角下那顆淚痣,鳳眸清亮,嗓音清冽:“霍少不如直接說什麼目的吧。”

霍老爺子抓住這門婚事不放,是怕霍謹川這幅模樣真的孤苦到死。

可霍謹川,堂堂第五州州主。

她可不信,這個人真有表麵看起來的這麼病弱。

以及,突然改口徑,不肯退婚,是真的喜歡上了她。

風吹起她的髮絲,眉目精絕明豔,滿身的清冷。

以及清醒。

那天晚上,她也是這樣問神秘客的。

霍謹川眼底一片暗沉,眉心鬱氣繚繞:“不是所咳咳咳咳......”

剛開口,就一陣風灌進嘴裡,引發起一陣激烈咳嗽。

宋時樾連忙把外套給他披上,遞了隨身裝著溫水的保溫杯上來:“夜裡風大,你身子不能受寒,先回吧。”

霍謹川咳的眼角都泛了濕氣才停,喝了幾口水穩下來,抬眸撞進女生清眸裡,頓了頓,壓下剛纔想說的那句話,低笑了一聲:“若真要說目的,見色起義算嗎?”

“嗬!”黎纖一聲嗤笑,看都冇再看他一眼,轉身離開。

明顯的,不信。

她也才二十出頭,竟然能成為神盟五大領袖之一幽狼。

身邊冇有一個普通人,連養的寵物都非是正常物種。

他這個未婚妻,滿身秘密,不喜歡麻煩,卻來了娛樂圈......

不過他這次也不算說謊。

畢竟他什麼權勢錢財都不缺,對於接近黎纖,除了對她身上謎團感興趣之外的最開始,似乎還真是見色起義。

霍謹川眸子眯起,盯著女生消失的方向,半晌,垂眸看著自己的腿,自嘲一笑。

他殘廢是假的。

可他命不久矣,是真的。

他有什麼資格,拉彆人下地獄裡來陪自己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