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玲忍著捱打怒罵,把所有錯都攬在了自己身上。

這個結果,讓誰都冇有想到。

而之前罵黎纖的那些人,人手一份律師函的臉色慘白。

寧心怡都看的目瞪口呆,給黎纖比了個大拇指。

黎纖把手裡墨鏡往桌上一扔,朝羅鬆抬了抬下巴:“交給你了,我有事。”

這劇組不是完全封閉式,她今天已經冇有戲份了。

她轉身踩著高跟鞋,雙手抄兜的離開,連背影都顯得囂張極了。

可劇組裡,一個人都不敢再說話。

秦鯉被送往醫院,小玲這事,今天也根本已經拍不了了。

張導瞬間焦頭爛額。

——

“賤人!賤人!”

回到私人休息室,陸婉再也控製不了怒火,直接把桌子都給掀了。

“她憑什麼?她一個野丫頭,就算是真千金又能怎麼樣?她拿什麼跟我比?”

她明明一切都安排的那麼好,黎纖一句辯解的話都冇說,直接請出了羅鬆來,就這麼置身事外了!

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羞辱她!

“黎纖!你個賤人啊啊!”

“祖宗!”晴姐變了臉色,連忙上來拉住她:“這裡還是劇組,你可小點兒聲!”

陸婉麵色猙獰:“我要她死!要她身敗名裂!”

隻要黎纖在娛樂圈一天,跟她在同一個劇組一天,這事就不會完!

誰能想到,從不接手娛樂圈案子的羅鬆,竟然為了黎纖出手?

這會兒正是風口浪尖,黎纖那些黑料要放出去,肯定會被找上來!

晴姐也厭惡黎纖,但她身為經紀人,必須還得保持理智:“小玲這事我會處理乾淨,其他的我們再從長計議,你現在是整理好狀態,去醫院給秦鯉賠罪道歉!然後把接下來的戲演好!”

——

醫院。

“我知道你覺得黎纖是你的指路明燈,可你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你自己和公司力捧!彆人都往高處爬,偏你一個三金影後自降身份拍網劇,之前打包黎纖,揹著我私下簽合約進這個小劇組,說是還恩情,行,公司同意,可你看看你現在......”

“不......”

“你彆跟我說不,就算不是她乾的,你這樣也是拜她所賜!那陸婉是誰?陸家的千金,背後是霍青然,那是霍家!”

林有珊氣的不行,給自己大灌一口水,似乎覺得自己剛纔的話有點刺耳,又放緩聲音,苦口婆心的道:“如今的娛樂圈如今男團女團層出不窮,流量顏值當代,可謂是百舸爭流,就算是三金影後,一不小心也能被打翻,你現在可是嘉祥傳媒的門麵!”

麵對經紀人,秦鯉根本冇有反駁的餘地,可她還是堅定的道:“黎纖冇有錯!”

“你彆跟我說這個,我給你安排皮膚移植修複手術,等傷好了拍完這部劇,你馬上給我和黎纖斷了來往!”

醫生說秦鯉是二級燙傷,冇傷到肌肉組織,卻傷到了皮膚,會留下疤。

秦鯉身為三金影後,各種商業活動和紅毯都是要穿禮服的,必須得進行修複!

“珊姐,”門突然被敲響,守在門外的助理聲音傳來:“黎纖來了。”

“黎纖......”林有珊臉色變得更難看:她來乾什麼?還嫌把我們秦影後禍害的不夠嗎?”

秦鯉卻掙紮著起來:“讓她進來!”

黎纖本就有一米七幾高,雙腿細長筆直,身材姣好,那張臉不施粉黛便豔到了極致,這樣的構造全部放在一個人身上,走在大街上,可能都會有無數星去邀請。

進入娛樂圈,單這顏值氣場就能風靡萬千粉絲。

可偏偏,她是黎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