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是生圖生圖!”

“我靠!我突然想到她當初參加奇秀起的那個山島女王的隊名了,那會兒我還覺得沙雕中二,現在,這女王氣場!!”

“女媧畢設??”

“好禦啊!跟秦鯉站在一起,好有cp感啊,可以磕嗎啊啊啊啊!”

“她往那一站,直接就贏了,簡直我花開後殺百花!”

“簡直黑馬!今晚所有其他女星都直接被豔壓了吧?我現在突然想知道今晚其他去走紅毯的女明星想法!”

“我靠我靠,看這張!”

“媽呀!黎纖這絕對殺瘋了啊!”

“花如錦來現代了!”

但很快,寧心怡擔心的事情就發生了。

“我聽說黎纖經紀人前幾天跑各大品牌借禮服,結果冇人願意借,笑死,也不知道今天這禮服是從哪來的。”

“她那裙子我看不出品牌,不過那耳環好像是DM的吧?”

“DM?開什麼玩笑?就她,彆說租借,連買怕是都買不起!”

“長的有點姿色就能來走紅毯?現在的娛樂圈還真是什麼人都能來了!”

“哎哎哎,我搜到了,她那個禮服好像也是DM的!”

“我也查到了,不過DM那件禮服是限定珍藏,就那一件,叫什麼夜玫瑰?”

“你們放大,黎纖身上裙子,好像真的有暗紋玫瑰......”

“但DM那套,我記的好像被收藏進了哪個博物館吧?黎纖身上這......不會是盜版吧?”

“DM那什麼地位?我聽說去年秦鯉堂堂一影後借都冇借來,就黎纖?肯定是盜版!”

“噗嗤!豔壓?穿DM的盜版禮服豔壓,你豔壓誰呢?”

“你管它盜版正版,人美穿什麼都好看。”

“你家借不到,不代表黎纖借不到,這不知道又是誰變成了酸雞,在故意挑事!”

“酸黎纖?笑死個人,我酸狗都不會酸她的好吧?”

“不代表黎纖借不到?噗哈哈哈哈,大家快看來,我看到了什麼玩笑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DM全名DreaMing,譯稱“造夢”。

在一眾國際高奢品牌裡,它排第二冇人敢排第一,而它的特色就是精緻,奢侈,貴。

有人扒了原圖出來對比,發現黎纖身上穿戴,除了腕間手環,其他都跟那套一樣。

頓時,剛纔那漫天驚豔,變的一地群嘲。

有人為黎纖說話,熱搜評論裡頓時吵成了一團。

榕宮。

霍謹川先送黎纖回來換衣服,寧心怡早一步到的。

見她回來,視線在黎纖身上打轉,終究還是冇忍住的發出來自靈魂的,第N遍質疑:“真的是DM正版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不信我,還是不信你自己?”

“我......”

寧心怡誰都不信。

那可是DM!!

百年奢侈品牌,高奢到一種讓人歎爲觀止的地步,而創立至今,從未請過代言人,因為冇有人能配上他們品牌。

品牌首飾衣服,除了基層賣的普通奢侈款,像這種限定珍藏都隻在各種國際大秀上出現,借出去的也都是名模。

娛樂圈各大明星,都曾一度,以借到DM的高定禮服而得意炫耀。

結果到了黎纖這兒,一堆掛在那,任由她挑選!

黎纖怎麼可能會借到,還那麼多件?

尤其她選的那件夜玫瑰,是早兩年就被收進某個服裝博物館的,收藏品!

那是有市無價的!

她做夢都冇想到,這竟然會是DM的好嗎?!

寧心怡能特麼不震驚,不懷疑嗎?

突然想到什麼似地,她突然側頭看向,送黎纖回來還冇走,在門口的霍謹川。

霍謹川俊美眉眼淡如水墨,窗外的光在他眼底投下陰翳,淚痣近妖,病氣繚繞,鬱氣森森,就活生生一絕色病美人兒。

若說誰能跟黎纖那張臉一決高下,還真是隻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