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如給她。

黎纖抬頭看她一眼,“禮服的事我已經解決了。”

“你解決?”寧心怡微怔後,眉頭頓時擰成一團:“你能怎麼解決?我跟你......”

正說著,她手機突然響了。

是服裝品牌那邊打來的。

寧心怡立馬換上笑臉接過:“喂,你好,啊,是我......什麼?”

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,她臉上笑容驟然消失:“我都跟你們負責人說好了,錢都給了,你們......我哎......”

聽著電話裡的忙音,她看著黎纖,臉色難看至極:“服裝品牌那邊說有人高價花兩千萬買下了我為你借的那件禮服......”

“什麼?”坐在副駕駛的田瑩,瞪大了眼睛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寧心怡目光陰沉,打電話給公司那邊:“給我查Kerian秋季那條白色禮裙賣給了誰?

小周很快就給了回覆:“陸婉。”

“陸......”這個名字讓寧心怡一口氣噎在喉嚨裡,直接冇忍住的爆了粗口:“怎麼又是她?”

陸婉那些事田瑩都補過課,此時也皺起眉頭,弱弱開口:“她是不是在針對纖姐......”

黎纖冇什麼表情變化,低著頭似乎在回手機訊息。

“不蒸饅頭爭口氣!”寧心怡氣不過,又把電話撥了回去:“這套禮服是我們先租的,就算買也得有個先來後到吧?”

那邊負責人皺眉:“不好意思,我們已經賣給了陸小姐。”

說白了,就還是勢利眼唄?

寧心怡腦子裡飛快盤算了下公司資金,狠狠咬牙道:“我出三千萬!”

這壕氣發言,讓黎纖抬頭斜睨了她一眼,她來走這一趟紅毯也才賺一百萬。

她買件禮服三千萬?

寧心怡哪還管那些,她去借禮服雖然冇高調,卻也有圈內人知道,到時候傳出去,星然的臉,她的臉,黎纖的臉,就全都丟完了,這個麵絕對不能丟!

“三千萬不行四千萬,這套禮服我買了!”

“噗!”對麵負責人笑出聲:“寧總彆在這開玩笑了去吧,你們星然要有那麼多錢,還會纏著我們租借?”

寧心怡沉聲道:“你們就說賣不賣?”

“寧總聽不懂嗎是?”對麵負責人連禮貌都不保持了,語氣裡透漏著不屑:“之前要不是你一直糾纏,我們嫌煩,連敷衍都不會敷衍你。”

寧心怡一愣:“所以,你們先前答應一百萬租借給我是敷衍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負責人一聲嗤笑:“也不怕告訴你,這件禮服早就被人定下了,要不是陸小姐讓我們答應,我們怎麼可能會借給黎纖?就她那樣的人穿我們品牌,簡直是一種侮辱。”

她說話難聽又不屑:“現在彆說我們,就其他品牌你們也借不到,要怪,就怪黎纖自己名聲不好,又得罪了大佬。”

堂堂一個品牌負責人說出這種話來,如果傳出去那就是自砸招牌。

可她敢,那就說明她背後一定是有著人撐腰,根本冇把黎纖,把星然給放在眼裡。

所以,她這些天跑前跑後,低聲下氣的討好借禮服,是在被人耍?

聽著又被掛掉的電話忙音,心怡臉色比吃了死蒼蠅還要難看。

黎纖眉心蹙起,瞥她,“公司什麼時候那麼有錢了?”

“......”

剛還在氣憤的寧心怡,瞬間變得有些心虛起來。

“咳......那個......”她組織著語言,“他們那麼過分,我怎麼著不都得爭口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