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每一句質問,都直擊心靈。

謝霖薄唇微抿:“他們不是你的親生父母。”

“他們養我長大,養我成才。”

“他們利用你。”

“他們是為保護我而死的!”

“璿璿!”

“彆他媽叫那個令我厭惡的名字!”

“......對不起。”

謝霖終究還是敗下陣來,目光複雜,沉默:“但我還是要提醒你,娛樂圈的確是個你隱藏的好地方,但藏一時藏不了一世。”

她這張臉如此招眼,那些人遲早會懷疑而找上來。

“彆自以為是的瞭解我。”黎纖眉目冷燥,血氣翻滾:“管好你自己。”

“璿璿,我永遠都在你的影子裡,不管有冇有光。”謝霖又深深看了她一眼,拿起剛纔放在床上的劍就要走。

“謝霖。”看著他背影,黎纖滿目冷嘲:“彆忘了,你也是來殺我的。”

謝霖腳步微頓,側了下臉,沉聲道:“你知道的,我不會。”

說完這句,他便徑直跳窗離開,鬼魅一般無聲無息。

隻剩下風,把黑色窗簾吹的淩亂。

黎纖眼底一片血色,指尖敲了幾下桌上電腦的鍵盤,不過片刻,柳煙那張嫵媚的臉便出現在螢幕裡。

對方似乎在夜店,背後燈光迷離,聲樂震天。

“怎麼了?”看她那一臉陰沉,柳煙在角落裡坐下,放大聲音:“誰又惹我們尊貴的殿主生氣了?霍謹川還是哪個不長眼的?”

黎纖冇什麼表情:“你在哪?”

“第七州,夜苑,接了個活。”柳煙調了下手機鏡頭,對準高台正跟一個帥哥熱舞,打扮火辣的美女,摁著耳麥道:“雲氏重工的大小姐,有人下單綁架她,單定金就花了三個億,我尋思這大小姐反正也不是什麼好鳥,就接了,你什麼事,我......嘟嘟嘟......”

話還冇說完,螢幕就黑了,耳麥裡一陣忙音。

柳煙一陣無語,嘴角輕扯:“這麼大脾氣,看來把你惹得不輕。”

正巧這時,舞池切換音樂,她眯眼,收起手機,從吧檯裡端了杯酒,繞開盯著自己的一群男人們,朝著那位休息的大小姐走去。

——

酒店。

黎纖瑩白的手摁在電腦上,纖細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敲打著桌麵,垂著的眸低陰雲凝聚。

她並不擔心謝霖會出賣自己,但另外一個人會。

從爸媽車禍去世為今四年,核心石的位置變了又變,迄今為止她隻拿到了一塊。

好不容易又找到一塊,卻在那個有著銅牆鐵壁的霍家。

難道真的要從嫁給霍謹川下手,才能拿到嗎?

“纖姐,”門外響起田瑩的敲門聲,小心翼翼的,“心怡姐打電話過來了。”

黎纖擰了擰眉,起身去開門。

霍謹川已經走了。

田瑩先捂著聽筒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內,發現那個男人已經不見了,才微鬆口氣,把手機遞給黎纖。

寧心怡說:“都已經談妥了,後天下午我去影城接你。”

黎纖拿著電話回屋:“好。”

寧心怡想了想,還是道:“朱傑那事在網上引發不小動盪,但很奇怪,冇有一個營銷號帶你的名字。”

這又不是什麼好事,她巴不得營銷號不帶黎纖名字。

但之前有些事就算跟黎纖沒關係,營銷號或者某些人在背後也要帶上她,踩她一把,給她整點黑料。

而這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