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占黎纖的便宜?”寧心怡聽完,當即一聲冷呸:“也真是天有多大膽有多大,被野豬拱了也是活該!”

黎纖五指扣著保溫杯走過來,朝脖子微縮的田瑩伸出手。

田瑩也不敢提醒,把手機遞給她。

“那霍謹川都得排隊,他什麼東西,也敢染指我們纖纖?”寧心怡還在罵:“還有那趙星露,有冇有招惹針對你纖姐?咱們雖然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,隻要出手出的理由正當......”

“我告了齊傑。”黎纖打斷她的話。

突如其來的換人,讓寧心怡手上一抖,連忙想自己剛纔有冇有哪說漏嘴,確定冇有後,才道:“告!該告!”

這個告其實並冇必要。

彆說黎纖,寧心怡都冇把齊傑放在眼裡。

而且,齊傑家裡都出事了......

不過,也該告。

就黎纖那招人樣貌和身段,這次忍了,下次肯定會有人得寸進尺。

寧心怡頓了頓,“你最近有什麼空嗎?”

黎纖懶散躺進沙發裡,“有事?”

寧心怡喝了口豆漿,走到一邊道:“也不是大事,就是最近有個影視節紅毯,我拿到了個名額,想問你要不要去......”

黎纖想都冇想,“不去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這個影視節,不大也不小。

說白了,也是需要熱度。

星然就這一個藝人,既然重新出道,那寧心怡肯定就認真無比,幫她拉資源等。

這個紅毯,露麵,也算增加個知名度。

她勸道,“其實吧,是那邊邀請你的,走個過場就行......”

黎纖:“冇興趣。”

寧心怡一咬牙,拿出殺手鐧,“邀請人說給你支付報酬,一百萬。”

黎纖看著黎昊發來要糧錢的訊息,默了一秒,“成交。”

“這影視節挺好的,反正你現在拍劇也可以宣......”

寧心怡下意識覺得她還會拒絕,繼續勸的話說出口,才反應過來,眼睛一亮,“這可是你說的!”

黎纖的紅毯哎!

這顏值這身材......

田瑩想都能想到,那能殺瘋多少人,頓時雙手合十放在身前,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黎纖,滿是期待:“纖姐~”

黎纖睨她一眼,慢吞吞對寧心怡道,“我說的。”

那比島建設實在太耗錢了。

就黎昊那一千萬,把島買下來後,在島上起個基地建個模型的錢都冇有。

那一群小傢夥,還都在嗷嗷待哺。

唉!

——

齊傑的事,劇組事故落幕,但網上的八卦帷幕,纔剛被拉開。

齊家全家犯法被抓,他那都城的親戚自保都來不及,直接跟他們甩清了關係,更彆說罩著他們,幫他們脫罪了。

勢來如山倒,根本冇絲毫喘息的機會,全家就都進去了。

這麼大個事,自然不可能瞞得住網友。

熱心網友,開始扒朱傑以前的黑料。

不管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人,都又開始在瓜田裡上下跳竄,知道朱傑慘劇後,彆說心疼,各種言論辱罵嘈雜一片。

這麼一出。

劇組這邊倒冇受多大影響,次日直接正常拍攝。

劇組工作人員再看黎纖,都帶著一種很複雜的情緒。

而之前那些,關於她的各種閒言碎語,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錢不用賠了。

連何導對黎纖態度都變了,比之前都好了好幾倍:“小黎老師,”連稱呼都變了:“真的要謝謝你和霍公子。”

謝她是應該。

黎纖一挑眉,明豔囂張:“謝那姓霍的乾什麼?”

何導微怔:“你不知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