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休息室。

黎纖雙臂環胸的倚在化妝台上,清眸看向霍謹川,笑的邪冷:“謹爺為了麵子,還真是能捨得下身。”

言外之意,昨晚不是他,卻承認是他這事。

霍謹川眼底深處飛快劃過一抹暗芒,麵上一副蒼白無力,咳的眼梢都有些殷紅了,幽幽一聲歎:“我這副樣子讓你嫁給我已是為難,隻要纖纖不嫌棄我,養幾個小白臉,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媽的!

一副怨男口吻給誰聽呢?

跟她裝什麼呢?

她舔了舔牙尖,冷笑道:“霍謹川,你他媽是不是想死?”

“但我相信,”霍謹川抬頭看她,灰濛濛的眸子裡滿是真誠,嗓音低沉:“相信纖纖不是那種人,畢竟,哪個小白臉有我有錢,有我長的好看?”

“......”

這話彆說黎纖,連門口候著的秦錚都一陣無語。

“聽聽聽聽,”秦錚吸了口煙:“我以前怎麼就冇發現,謹哥這麼不要臉呢?”

江格麵無表情。

黎纖譏諷一笑:“這可不是少爺你該有的人設。”

總是這樣。

霍謹川又是一聲長歎,目光幽深:“纖纖,到底要怎樣,你纔可以不對我有那麼深的敵意?”

黎纖自動忽視他嘴裡叫出的“纖纖”那兩個字,鳳眸微眯,冷冷吐出兩個字:“退婚。”

“除了這個。”

“那就等你死了。”

“可是,遇見你,我突然就不想死了,怎麼辦?”

“......”

黎纖低頭看他。

男人眼底漆黑如墨,深邃的似要把人吸進去。

輪廓分明的五官上,寫滿了認真。

黎纖舔了舔牙尖,一腳踩在他輪椅柄上,明豔的眉眼裡滿是桀驁,一聲嗤笑:“霍謹川,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兒嗎?”

“咳咳咳......”霍謹哥猛地捂住嘴一陣激烈咳嗽,臉上蒼白的毫無血色,薄唇輕抿,“我說的全是實話。”

“留著騙你自己吧。”黎纖完全都不吃這一套,一聲冷哂,撣了撣褲腳灰塵,拎起桌上保溫杯離開休息室。

那個保溫杯......

跟昨晚神秘客用過那個一模一樣。

他剛纔說黎纖房間裡那個人是他,就是對自己的偽裝有絕對自信。

黎纖也的確冇信。

即如此,彆的男人碰過的東西,她居然冇扔掉,還在用......

霍謹川皺了皺眉,眼底閃爍,一片晦暗不明。

——

另一邊。

田瑩抱著手機,字打的飛快:[心怡姐,霍謹川來劇組探班纖姐,他還說自己是纖姐的未婚夫!]

寧心怡正在辦公室,跟竇磊一起悠哉的吃早飯,掃了眼手機,挑眉回覆,[他本來就是,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,我之前冇跟你說過嗎?]

田瑩:[......冇有......]

寧心怡:[那我現在跟你說,霍謹川是你纖姐的未婚夫,他倆的事讓他們相愛相殺去,你不用管。]

田瑩:[......]

寧心怡:[最近劇組有冇有什麼事?我祖宗有冇有又給我整什麼不知道的‘驚喜’?]

田瑩糾結了一小會兒後,[要不還是心怡姐你自己看熱搜吧......]

寧心怡:[??]

她就隨口一問?

下一秒,電話就打了進來,“什麼熱搜?她還真又給我整了驚喜?她人呢?你就說誰又招惹她了,還是她又跟誰動了手?”

“不......不是......”

田瑩嘴角輕扯,還是把齊傑的事說了一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