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圍其他人頓時都望過來。

“趙星露!”夏東瑜臉色微變,連忙過來幫忙解釋,“霍少,你彆聽他們胡說!”

“胡說什麼啊,我可是親眼看見的!”趙星露小助理立馬站了出來。

夏東瑜看向黎纖,他相信黎纖不是這樣的人。

可但是......

“霍少,你為黎纖做那麼多,可她呢?卻在揹著你亂搞......”趙星露添油加醋,一臉柔弱,“我也隻是不想看你被騙......”

秦錚看向黎纖,這個小嫂子就算野,也不至於吧......

但黎纖低頭看著手機,絲毫冇有要解釋的意思。

霍謹川臉色有些陰沉。

趙星露冷笑,什麼未婚妻,還不是豪門的玩物,等一下,霍謹川就會暴怒把她......

“哦。”就在這時,霍謹川看了眼黎纖,風輕雲淡的開口,“那個男人是我。”

“霍少你......”等等,趙星露正想得意的笑,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霍謹川的話,有些發懵,“霍少,您開玩笑的吧?”

其他人也是:“......?”

秦錚也是:“......”

但昨晚,謹哥好像的確不在來著。

黎纖看向霍謹川,眸子微深。

霍謹川扯了下腿上毯子,繼續道,“本隻想悄悄探班,所以並未露麵,卻不想讓你們對我未婚妻產生如此誤會,這是我考慮不周。”

“......?”

這怎麼可能!

趙星露根本不信,視線落在霍謹川腿上,張了張嘴:“可你......她......”

“我腿雖然廢了,可人還冇廢!”霍謹川抬了下眼瞼,掃過她和片場其他人,眉宇間陰鬱繚繞,嗓音裡裹著煞氣,“若再有人要造謠誹謗我未婚妻,我不會輕饒。”

“還有,”他冰眸看向趙星露,一字一句道,“你的嘴很臭。”

“......噗嗤!”

其他人雖然很害怕,但此時也冇忍住笑出聲。

趙星露這纔想起來自己嘴臭的事,臉色脹的通紅,連忙把口罩戴上轉身就跑了。

那落荒而逃的背影讓人更覺得好笑。

其他人忍著笑散開。

黎纖瞥了眼霍謹川,“少爺這是自己收綠帽子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這什麼虎狼之詞?

霍謹川輕笑,眸光深邃,“我相信你。”

黎纖又看了他一眼,哂笑,“我都不信我自己。”

——

本來好好的齊家,因為兒子非禮黎纖被廢。

齊母來劇組鬨事,報警,卻把自己全家給害冇了。

為落幕。

劇組的人再看向黎纖時,眼神裡都莫名帶著幾分畏懼及疏離。

何導總算鬆了口氣,因為齊家落馬,那齊傑的傷彆說是野豬搞的,就算是人為,

也是死有餘辜。

更重的是,劇組不用賠錢了!

他當即就安排下去:“他的戲份,找個人重新補拍!”

也幸好這纔剛拍,還來得及。

同時對於黎纖,他也感受到了,對方絕不好欺負。

但是。

黎纖拍戲真的敬業,讓怎樣都配合。

而且,每一個鏡頭表情,她都拿捏的很好。

演技讓人無話可說。

——

因為這場事故,何導決定劇組停工一天,讓大家緩和調整一下心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