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擰眉,自己操控著輪椅來到黎纖身邊,手輕扯了下她衣袖,淡淡道:“彆臟了自己的手。”

黎纖染了淡紅的視線掃過他,嗤笑一聲,把齊母給扔了出去,嗓音冷戾:“既然齊太太認為是我害的人,又拿不出證據,那接下來的事,我的律師會跟你們談。”

就在這時,許隊的電話響起,他接過,聽到裡頭話語,視線掃過齊母和黎纖,眉頭越皺越緊。

“好......我知道了。”

掛了電話,他指著齊母,衝身後兄弟一揮手,“抓起來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們要乾什麼?是黎纖要殺人!你們要抓的應該是黎纖!”

“閉嘴!”

許隊一聲冷喝,沉聲道:“有人舉報齊家偷稅行賄,涉及黑賭洗錢,齊傑更是曾對未成年進行過性侵,金額巨大,觸犯法律道德,證據確鑿,現樂海市第三刑警大隊奉命逮捕你!”

“你......你們胡說!”

這堆罪名一出,齊母眼底飛快地閃過慌亂,從抓著自己的人手裡掙脫出來就要跑。

許隊一個躍身就又摁住她,把手反鎖到背後銬了起來。

“我是齊家的太太,我表哥是都城李宏深,你們敢抓我,他不會放過你們的!”齊母撕心裂肺的怒吼著。

許隊一聲冷笑:“放心,他們會進去一起陪你的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齊母還想掙紮,直接被堵住嘴巴。

“黎小姐,”許隊又看向黎纖,比剛纔多了幾分客氣:“我們還接到你律師電話,狀告齊傑對你進行騷擾,還請配合我們做個筆錄。”

黎纖眯了眯眼,看向何導。

何導一激靈,霎時回神:“去,去,你隻管去!”

也不用回警局,許隊直接在車上就問了,還向黎纖取了點證據,押著齊母離開。

“......”

自己兒子出事,來鬨劇組,報警抓黎纖,結果黎纖冇事,自己被抓了?

不止她自己,聽許隊那堆罪名,怕是整個齊家都進去了吧?

這是個什麼走向?

電視劇敢這麼拍嗎?

等人都走了,片場所有人都還一副在狀況之外。

“謹哥,”連秦錚都愣愣神,小聲問:“你乾的?”

霍謹哥搖頭,眸光幽深:“不是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那還能是誰?

而且還這麼及時?

想到什麼似地,他豁然抬頭看向黎纖,桃花眼瞪得賊大:“小嫂子,不會是你......”

黎纖渾身還裹著冷氣,眼梢氳著邪紅,挺漫不經心的:“我這人,特講證據。”

“......”

都這樣了。

結果黎纖什麼事冇有,齊家倒了?

還真是霍家少爺,動動手指頭的事。

如果她能夠......

趙星露恨恨咬牙,嫉妒的眼底冒火,深呼一口氣,都忘了自己嘴巴還在發臭,若似無意的開口。

“霍少,你這位未婚妻可是在酒店房間藏了男人,那動靜大的,隔著門我們都聽見了,私生活這麼不檢點,你可不要被她騙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