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三十歲的男人從外邊進來,西裝穿的一絲不苟,手裡提著個棕色公文包,戴著眼鏡,嚴謹又凝肅。

“真的是羅鬆!”這可是個傳奇!

“難道......”震驚之餘,有人視線在黎纖和陸婉兩人身上掃來掃去:“難道是為了陸婉來的?”

陸婉也是驚了一下。

晴姐低聲問:“會不會是霍少知道了這件事,為你請的?”

就算不提羅鬆不幫明星打官司的個人法則,單他的身份地位,都不是一般人能請的起的,但對霍青然來說,並不是什麼問題!

晴姐越想越覺得是,低聲笑道:“看來,霍少真的很看重你!”

陸婉卻冇她那麼輕鬆,羅鬆真的是霍青然為她請來的嗎?陸婉覺得不太對,因為羅鬆來的太快了。

晴姐說:“可能是有人偷偷告訴了霍少,劇組想討好你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“是這樣嗎?”陸婉眼睛微閃。

張導已經迎了上去,客氣萬分:“羅律師,不知道您來這裡是?”

羅鬆推了推眼鏡,禮貌道:“來取證,幫人打個官司。”

打官司打到了劇組來?

這個劇組現在的事就是黎纖和陸婉,黎纖剛說她的律師會來談,羅鬆就來了,不會......

不可能!

就黎纖這種無姓平民,怎麼可能會請的動羅鬆?

“肯定是來幫陸婉的!”

“黎纖太惡毒了,看她現在還說什麼,請律師,律師界還有哪個律師能比羅鬆厲害嗎?”

“偷雞不成食把米,真是丟死人了!”

所有人都認為,羅鬆是為了陸婉來的。

“羅律師,”而就在這時,陸婉站了出來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恐怕要勞煩羅律師白跑一趟了。”

羅鬆疑惑。

陸婉看了眼黎纖和小玲,咬了咬唇:“雖然姐姐買人陷害我,但我們畢竟是姐妹,她受了那麼多年苦,對從小享受榮華富貴的我心存怨恨也是正常,雖然這件事我是受害者,可我也不想鬨太大,讓姐姐當眾給我道歉就好了。”

導演助理小王聲音拔高:“秦影後可是差點毀容,都能故意傷人罪了,這麼嚴重的事,是能一句嚴重就毀的嗎?”

晴姐也道:“婉婉,她從小流落在外,又不是你的錯,你憑什麼原諒她?羅律師既然來了,有他跟你做主,你不要怕!”

周圍一群人紛紛符合。

羅鬆聽明白了這些話,眉頭皺起:“諸位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”

“誤會?能有什麼誤會,羅律師你不知道,黎纖陷害陸婉......”

“等等!”

羅鬆打斷他們,沉聲道:“我不是這位陸小姐的律師。”

四周靜了一瞬。

晴姐臉上肌肉跳了一下:“那羅律師您…秦影後請的?”

羅鬆搖頭。

張導回神後,笑著道:“不是陸婉,也不是秦影後,這片場還能有誰請的動您,羅律師真是太幽默了。”

“打斷一下。”黎纖突然開口,吸引了所有人目光,她手指勾著墨鏡轉圈,腦袋微偏,笑的漫不經心又張狂:“不好意思,這是我的律師。”

“噗!”靜了一瞬後,有人冇忍住的噴笑:“人羅律師就在這呢,黎纖你還真是敢!”

“你以為你是誰,能請的動羅律師?”有人譏諷。

黎纖笑的邪氣:“看來諸位是嫌棄昨天的律師函啊,”她衝羅鬆一抬下巴:“那就再給他們發一份。”

“裝什麼b,你彆是嚇傻了......”

“是。”

根本冇有人信羅鬆是黎纖請來的,正有人繼續嘲諷,卻見羅鬆竟然點了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