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嗬嗬,”黎纖喉間溢位聲低笑:“好啊!”

誰也冇聽懂她好什麼。

隻聽那笑聲就讓人後頸發涼,頭皮發麻,雞皮疙瘩都爬滿了胳膊。

“何導?真不管嗎?”後頭,朝編皺眉,小聲詢問。

劇都已經開拍七八天了。

齊傑出事,他飾演的角色可以直接下線。

但黎纖要出事,先不說花如錦找不找得到人演,她的戲份全部得重新拍,耗資又是一個巨大工程。

“管什麼啊?你能管嗎?”

“我早說不要用黎纖,要用白琳屁事冇有。”

製片人在那冷哼。

賈導眉頭皺著,“齊傑是帶資進組,我們得罪不起。”

朝編皺眉,“可那就放著黎纖不管嗎?”

“再看看......”何導眉心擰著,想到黎纖以前那些事,沉聲道,“彆忘了黎纖是誰。”

朝微怔,想起來,黎纖還是都城那個豪門陸家的千金。

齊家就算有錢,在陸家麵前,可是也不值一提。

可是......

“這陸家對黎纖根本不......”

“啊!你這個賤人!竟然還敢躲?”

就在這時,外頭又傳來一道尖銳罵聲。

齊母想打黎纖,卻被黎纖躲開,撲了個空趴在了地上。

黎纖雙臂環胸,俯視著她,一聲冷笑:“罵完了嗎?”

“黎纖,齊家可是扈城第一首富,陸家現在怕是把你當成喪門星吧?你還在這指望陸家救你嗎?”趙星露走到她身份,笑的譏諷:“這次你死定了。”

“是嗎?”黎纖一聲冷笑,淡淡的沖田瑩伸出手:“電腦。”

“來了!”雖然不知道她要乾嘛,田瑩還是飛快把隨身帶的平板電腦掏出來遞給她。

黎纖五指齊用,飛快地點著螢幕。

誰都以為她在找靠山,搬救兵。

齊母也不例外,從地上爬起來,惡狠狠的道:“我已經報警了,你這個賤人,誰來都救不了你,今天我一定會讓你為我兒子付出代價!”

“吆,好大的威風!”就在這時,人群之外突然響起一聲吊兒郎當的聲音。

眾人抬頭望去,就見不知什麼時候來了輛黑色保姆車。

就停在路邊。

車上下來的幾個人,氣質一個比一個卓越,容貌一個比一個俊美,氣度不凡。

開口說話的男人,頂著頭霧藍短碎髮,長相風流,摘下墨鏡,桃花眼掃一眼都是浪蕩。

另外一人身穿淺色西裝,帶著金絲眼鏡,一派斯文儒雅。

而兩人中間的男人,眉目清淡如水墨,濃睫黑長如扇羽,丹鳳眼不動也勾人,左眼下淚痣幾近透明,骨相流暢,驚為天人。

氣質出塵,飄渺如煙,如畫筆描繪。

隻是......

他一雙腿似乎不行,人坐在輪椅上。

膚色透著不健康的蒼白。

“臥槽,這麼好看,這幾人誰啊?”

“冇見過啊......但看這穿著打扮和氣勢,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......”

“來我們劇組乾嘛啊?找誰的?”

一群人看的目不轉睛,滿是驚豔。

秦錚邊笑著朝這邊揮手:“嗨,小嫂子~”

“小嫂子?”有人一愣,四下張望起來:“他在喊誰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