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眼梢微眯,反手就捏住她下巴,把人逼到梳妝檯上,鋪天蓋地的殺意從頭頂蓋下。

趙星露臉色一白,正想掙紮,嘴裡就被丟了個不知道什麼東西,直接從喉嚨滑進腹中。

趙星露一愣,“你......你給我吃了什麼?”

黎纖歪頭,眼梢裹著邪佞:“幫你治治嘴臭而已。”

說完,把人往地上一扔,拍了拍手,接過田瑩手裡外套披在身上,五指扣著保溫杯就離開了,氣勢大佬的不行。

田瑩忍著笑,帶著崇拜的朝黎纖追去。

不過也還有擔憂,“纖姐,趙星露會不會報複你啊?”

黎纖渾不在意,“就怕她冇空報複我。”

田瑩一愣,“你給她吃了什麼啊?”

“好吃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——

“黎纖,你給我等著!”

趙星露咬牙切齒的,飛快跑去了洗手間,拚命的摳著喉嚨,試圖把剛纔黎纖給她吃的東西吐出來。

可吐了半天,藥丸也冇出來。

她臉色發白,那電話打給助理,“快給我找醫生!”

——

酒店,房間依舊一片黑暗。

田瑩小心翼翼的開燈,看到沙發床上還躺著的人時,心底那點僥倖瞬間冇了。

“你去睡吧。”黎纖衝她一抬下巴。

田瑩擰著臉:“可這個人......”

但黎纖一臉不容置疑,她抿了抿唇:“那纖姐你小心,有事立馬叫我。”

神秘客似乎睡著了。

麵具冇帶,身上穿的黑鬥篷似乎換了新的,帶著股很淡的血腥味兒。

黎纖唇角冷勾,擰開保溫杯,反手就朝他包著紗布左臂澆去。

下一刻。

沙發上的人猛地翻身躍起,左手攬過她腰肢,右手握住她的手把濺出去的水又接回保溫杯中,低沉的笑聲響在耳邊。

“我這要再受傷,你還不負責,我這豈不是虧大了?”

黎纖垂眸看向腰間那隻占自己便宜的手,輕舔牙尖,眼尾染上邪佞,抬腿就向身後的人踹去:“負你媽的責!”

霍謹川飛快閃身躲開,從床上一個翻滾,就到了另一邊,保溫杯還穩穩拿在手裡,麵具下的唇角勾起:“不用對我媽,隻對我就行。”

黎纖抬手抄起桌上水果刀便飛了過去,冷笑著道:“再嗶嗶一句,老子今天就剁了你喂狗。”

腰細腿長,人美路子野,身手還不是一般的厲害......

他這個從小在貧民窟長大的未婚妻,還真是一身的謎。

看把人惹毛了,霍謹川眼底閃過笑意,把匕首從牆上拔下來扔到桌上,“不是朋友嗎?”

黎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,看見他就暴躁,控製不住脾氣,乾脆不忍了,“謊話你也信?”

霍謹川沉聲道,“是你說的,我都信。”

信你爹!

黎纖暴躁。

霍謹川打開她的保溫杯,直接擰開蓋子,喝了一口,微微一笑,嗓音磁沉,“此次遇險,幸得黎小姐相救收留,在下無以為報,隻能在山上放幾頭野豬。”

野豬?

黎纖瞳仁微凝,眯起眼睛:“齊傑那事果然是你乾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