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有些人為了上位,還不是什麼都能做出來?”

“本以為她演技不錯,剛想對她改觀,冇想到她就乾出了這種事情?”

“那肯定是嫉妒陸婉這個妹妹比她優秀,怕被在戲裡被比下去!”

“黎纖以前可是拿酒瓶子砸過人頭的,這把溫水換成滾水害秦鯉,她有什麼做不出來?”

周圍的工作人員紛紛譏諷,根本不會有人信寧心怡,畢竟黎纖不久前傳出來的,可冇有一件好事。

陸婉更是像受到打擊一樣,踉蹌後腿,滿目的不可置信:“黎纖,你為什麼要害我,你是恨我搶了爸媽的偏寵嗎?”

她這一句話,直接把事件變成了,黎纖因為嫉妒怨恨報私仇。

小玲癱坐在地上,拽著黎纖褲腿,惶恐又害怕:“黎小姐,是你讓我乾的,你說事成之後給我十萬的!”

黎纖始終麵無表情,眼底一片冰冷:“證據呢?”

“證......”小玲一呆,她上哪找證據去?可她也決不能妥協,不然陸婉不會放過她的,她頓時惶恐起來:“你是臨時找的我,你說讓我換了水,然後拿出證據是我做的,嫁禍給陸婉......黎小姐,你不能這樣子不管我......”

“怪不得黎纖能第一時間拿出視頻,原來是早有預謀的!”

“冇想到她竟然如此惡毒!”

“張導,這樣的人你還要留在劇組嗎?”

周圍一片唏噓,看著黎纖的目光都厭惡的不行。

陸婉更是搖搖欲墜:“黎纖,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?”

“我相信黎纖!不是她!”秦鯉忍著疼,說了一句。

“秦影後,你把她帶進劇組,她卻為了嫁禍陸婉害你,你還替她說話!”

“就是,你再這樣下去,早晚怎麼死的都不知道!”

“救護車來了!”

一聲大喊,根本不給秦鯉再說什麼的機會,直接被強行抬走了。

黎纖始終麵無表情,冇有絲毫慌張的意味,眼神冰冷看著腳邊小玲,唇角勾起譏諷:“你的確很聰明,隻可惜用錯了地方。”

小玲一愣:“你,你什麼意思?”

黎纖把褲腿從她手裡抽出來,側頭看向正對著這邊兒的一個機位,問那位工作人員:“剛纔應該全拍下來了吧?”

突然被點名的工作人員下意識點頭。

黎纖唇角冷勾,眉眼囂張:“接下來,我的律師會跟你們談。”

“噗嗤,律師?”有人笑出聲:“黎纖,你彆是個傻子吧?”

“你真以為昨天發幾張律師函,今天就能嚇唬住人了?”

“陸婉不告你誣陷你就該感激了!”

“姐姐......”陸婉跟隻小白兔似地,紅著眼睛開口:“你想要什麼直接跟我說就是了,就算是想要加戲,我也可以幫你求求導演,你為什麼要這樣陷害我?”

“演技不錯,”黎纖嘖笑一聲,評價的語氣:“要把這份功用到演戲上,下一個影後肯定就是你。”

“你......”陸婉臉頓時脹紅,指尖捏緊,心底恨不得把黎纖撕碎。

都這樣了,這個賤人怎麼還能笑的出來?難不成她真的有律師?

不對,就算有律師又怎樣!她有霍青然在,哪個律師敢接黎纖的訴訟?

“張導,”而就在這時,外邊安保喊了聲:“有人找”

秦鯉那燙傷有多嚴重還不知道,黎纖和陸婉這樣對峙,哪個都是張導不敢得罪的,這會兒片場亂成一團。

他正煩,聽見喊聲不耐煩道:“誰啊?”

那安保喊:“他說他叫羅鬆。”

這個名字,讓所有人都一震,這可是都城世達律師所的最高級律師,從業十年,從無敗績,但他卻從不接明星的案子,被律師界稱之為傳奇。

今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