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......”田瑩坐在那,呆若木雞,有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“我跟你講啊,我師父啊......”

“老紀。”

見池焰還要碎嘴子,黎纖懶懶抬了下眼瞼。

老紀立馬明白,伸手把池焰給拉回來,提醒道:“你是池歌王!歌王!”

池焰:“......哦。”

等他安靜下來,老紀纔跟黎纖道:“MV的收入的稅後款項,過幾天我打你賬上。”

“好。”黎纖淡淡點頭,蹺著二郎腿,單手支腮,氣場賊大佬。

這邊地方大,但是拍攝區,最好的酒店也就那幾個。

好巧不巧,他們還住同一個酒店。

正好順路。

吃完火鍋,池焰就送黎纖回去。

快到的時候,才小心翼翼的問道,“師父,你最近有空嗎?下首歌我可以請你幫我寫嗎?”

黎纖瞥他,“感情請我吃飯是帶目的?”

“冇冇冇!我哪有啊!”池焰連忙否認,訕訕笑著,“我的孝心您還不知道嗎,我就想問問。”

他自己作曲,雖然在業界裡,也算很厲害了。

可他覺得,自己始終比不上黎纖。

黎纖低頭點著手機,把幾條訊息發出去,才慢吞吞抬頭,吐出兩個字,“冇空。”

池焰對此並不意外,但也不想放棄。

直接揪著黎纖衣袖,尾音拉長,眨巴的眼睛裡滿是期待,“師父~”

黎纖把衣袖拽出來,麵無表情的道,“黎昊四歲開始就不撒嬌了。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那小傢夥就是個變態!

八歲的年紀,八十歲的狐狸,誰能跟他比?

上次他請師父出演MV,師父一開始不也在拒絕?

後來還是答應了。

隻要功夫深,鐵杵磨成針。

反正時間還久,他不急這一會兒。

他最多的,就是耐心和時間。

——

“纖姐!纖姐!不好了!出事了!出大事了!”

次日一大早,田瑩就從小臥室出來,拍著主臥的門,嗓門大的不行。

黎纖被吵醒,不耐煩:“說?”

“你跟池歌王被拍了,哎呀,纖姐你看手機,看熱搜!”田瑩在門外急的團團轉。

黎纖伸手去摸枕頭邊的手機,點亮螢幕。

18個未接電話。

全是寧心怡的。

她剛點開軟件,還冇來得及看,第19個電話又進來。

“我的纖爺,我的祖宗姑奶奶啊,你終於醒了這是?”寧心怡深呼吸一口,跟倒豆子一樣開始劈裡啪啦的說:“你昨晚是不是跟池焰一起去吃火鍋,他還送你回酒店了?”

“啊。”昨晚出去了一趟,睡的有點晚,大早又被吵醒,黎纖壓著起床氣,不耐煩的應著,起身去給田瑩開門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們被拍了?你又雙叒叕上熱搜了,還是第一,後頭還有個刺瞎我眼的紅色爆字!比你昨天出演池焰MV女主熱度都要高!”寧心怡有些胸悶氣短。

彆人家藝人為了上熱搜,天天各種通稿買,他們家藝人不用買就天天上熱搜。

但人家是比美,營銷演技或者美。

他們家這個呢?

八次熱搜,十次都冇啥好事。

黎纖抓了把頭髮,眉眼裡又冷又燥的,“不就吃個火鍋。”

“你還不就吃個火鍋?”寧心怡喘著氣,從口袋裡掏出救心丸,一連吞了好幾顆,灌了大半杯水,才勻緩了氣道:“祖宗,你先看看熱搜評論再說。”

營銷號釋出的內容是——

【10月18日晚九點多池焰進入xx火鍋店,九點半左右,黎纖帶著助理來到火鍋店進入池焰所在包廂,兩人私會一直到快十一點纔出來,黎纖上了池焰的車,兩人一同回到劇組酒店,親密無間,依依不捨。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