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兩天。

周曼一直就住在酒店。

每天都在找黎纖,可每天都找不到。

片場是保密的,她又進不去。

直到第三天上午,陸盛海打來電話,說結果出來了。

念在陸修文初犯,且真的除了這個藥名字,其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,被拘留教育一個月,就會被放回來。

拘留一個月,也會留下案底。

陸家現在就算不行了,消除個案底也並不難。

周曼死等,卻連黎纖麵都冇再見一麵,酒店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,目光都格外怪異,終於忍耐不下去,回了都城。

黎纖在片場,聽到田瑩稟報這件事的時候,也冇什麼表情變化,清冷視線在虛空凝了幾秒後,道,“把那間房退了吧。”

田瑩微怔,點頭。

——

下午,有一場黎纖和趙星露的對手戲。

這倆人同框鏡拍了好幾慕,但對手戲這是第一場。

尤其,這一場還是是趙星露從開拍起就期待的。

因為這場戲裡,是女主扇花如錦巴掌。

“纖姐,”田瑩有些擔心:“趙星露會不會夾帶私仇啊?”

何導可是說了,為了劇的質量,要真打。

黎纖根本冇有替身。

而且,她幾天,還惹了趙星露......

外頭已經在喊演員了。

黎纖把手機給她,散漫道,“放心吧,冇事。”

田瑩抿唇,跟著過去,在鏡頭外看著。

這個時期的花如錦,還是單純理智的姑娘。

服裝是條鵝黃色的曳地長裙,腰間壓著一塊玉佩,知性優雅,帶著溫婉。

本就是個傾絕九天的存在。

黎纖的顏值,完全撐的起來。

化妝組給黎纖化妝的時候,怎麼感歎的。

說:“彆人化妝是為了漂亮,可黎昊化妝卻,是為了壓那漂亮過分的眉眼。”

因為她太漂亮了。

明豔又張揚,把劇組所有女子都襯的毫無顏色。

隻能稍微遮一下。

不過,由編劇和導演盯著,她的妝容跟劇本裡很貼。

趙星露穿著粉白色裙衫,長髮盤起,妝容精緻,靈動裡還有股俠女之氣,是正義一方。

也是傾國傾城。

可看著黎纖那模樣,她瞬間就就覺得自己輸了,暗暗咬牙,眼底滿是嫉恨。

不過,接下來的戲份......

想到這個,趙星露抬高下巴,眼底閃過冷笑,帶著挑釁和得意勾起唇角,活動起手腕來。

“何導......”夏東瑜把她動作看在眼裡,微皺了下眉,走到了機器旁邊,低聲跟何導說了幾句什麼。

何導看他一眼,皺了皺眉,拿過大喇叭,衝場上喊:“趙星露,扇巴掌那一場,你注意點力度,黎纖今天有夜戲。”

這是在警告她。

趙星露聽出來了,眼底微閃,笑道:“拍戲而已,越真觀眾纔會越喜歡,想必黎纖肯定不會介意的,對嗎?”

黎纖眯眼,哂笑一聲。

“第十六場第七幕第一遍......”

隨著場務打板,兩人就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