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......”周心臟突突直跳,忍住想伸手打她的衝動,壓著心底火氣,“那你現在就馬上給我去安全域性去自首,說那藥是你偷的,說修文是被你騙的,跟修文一點關係都冇有,把修文換回來。”

“嗬嗬......”黎纖突然低低笑了起來。

笑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周曼擰眉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前腳把我找回來替陸婉嫁人,後又讓我替陸修文坐牢,”黎纖收了雙腿,坐正身子,微偏過腦袋的看著她,神色平靜的問,:“周曼,我真的是你親生的嗎?”

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裡,無悲無喜,明亮透淨。

可這一字一句,卻都像利刺,紮在周曼心頭上。

“我......”

她一時被問的噎住,心底怒火瞬間全蔫,張了張嘴,竟回答不出來這個問題。

可陸家現在一片淩亂,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黎纖。

如果不是她,婉婉也不會被迫**給王奇炎。

修文也不會被抓!

冇有教養,滿身匪氣,更不親近,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!

周曼心中怨恨,自己生的怎麼就不是陸婉呢?

那樣,就不會有今天這麼多破事了。

可此時怨恨無用。

她雙眼泛紅,泣不成聲,“纖纖,我知道你討厭爸媽,討厭婉婉,甚至討厭我們全家,我也知道,你恨爸媽從小冇把你帶在身邊,可爸媽也不是故意的啊......”

她顫巍著伸出手,想去摸黎纖的臉。

被黎纖側頭躲開,腳瞪著地,椅子滑出去,跟她拉開距離。

周曼手上一僵,繼續哭道,“纖纖,爸媽真的對不起你,可你哥哥是無辜的啊,就當媽媽求你,媽媽求你放了你哥哥好不好......”

“我說了,”黎纖再次重複,一字一句,“他試圖盜取國家一級機密,我冇那麼大本事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軟硬不吃,油鹽不進。

周曼心底剛生出來的那點愧疚,瞬間被湧出來的怒火給吞噬,怒聲道,“你必須給我去!”

命令的語氣,“不把修文換回來,你這戲也彆想拍!”

“威脅我啊?”黎纖掀了下眼皮子,一聲聽不出喜怒的笑。

腳下微動,椅子滑回桌邊,伸手勾過床邊手機,輸入一串號碼,撥打出去。

眉眼無波,嗓音清冽,“陸修文的事情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,不用看我麵子。”

“黎纖,你什麼意思?!”周曼一愣,心底瞬時沉下去,上來就要搶黎纖手機,卻撲了個空,摔進椅子裡。

黎纖閃身立在桌邊,語氣涼薄,“字麵的意思。”

“黎纖!”周曼滿目憤怒,臉色都變得有些猙獰,“你還說不是你乾的,先害婉婉,又害你哥,你是想把整個陸家都害死嗎?”

“你說是就是吧。”

黎纖麵無表情,把電腦扣上拎在手裡,拿了床頭揹包和兩件衣服,就朝門外走去。

“黎纖,你給我站住,我是你媽,你給我把話說清楚,你......”

“砰!”

周曼起身就去追,但門砰的一聲就把她關在屋裡頭。

田瑩在門口站著,一字一句都聽的清清楚楚。

早知道黎纖和陸家的事,在網上也刷到過,可她怎麼想不到,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親媽......

張了張嘴,也不敢多問,伸手連忙去接黎纖手裡的東西,小心翼翼的開口,“纖姐,你這......”

這都晚上十點半了。

黎纖眉眼低斂,頭髮披散,看不出情緒,聲音有些低啞,“再去開間房。”

這是,要把房間讓給周曼?

“她那個人,你......”

田瑩想說什麼,被黎纖睨過來的眼神嚇到,一個激靈,連忙閉了嘴跑去辦。

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