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所以她設計那麼久,給黎纖挖的坑,黎纖一個都冇中!

陸婉化著清淡如蓮的妝容,精緻純善,可此時像是被人無形的打了一巴掌,有些發青,眼底的嫉妒幾乎竄出火來!

她一生氣,旁邊小助理就又遭殃,倒吸一口涼氣。

卻也隻能忍著,連疼都不敢喊!

下一鏡,是陸婉和秦鯉的對手戲,黎纖在眾目睽睽中,走到旁邊休息椅上坐下,墨鏡一戴,誰也不愛的氣場散開。

寧心怡走過來,又是遞水,又是補妝,笑的狗腿又諂媚:“姑奶奶你可真是太給我爭氣了!”

她對黎纖的表現,都吃了一驚。

黎纖挑眉,囂張又狂:“你以為爺說帶你們火是開玩笑的?”

“當然不!”寧心怡給她捏著肩膀:“我可是相信你一定能紅到發紫的!”

黎纖嘖笑一聲,還想說什麼,私人手機響了一下。

是條加好友通知。

對方名字一個“謹”,這個字讓黎纖下意識想起霍謹川那個男人。

黎纖蹙著眉心,看了片刻,點了同意,然後打了個問號過去。

謹:[我是霍謹川。]

黎纖:“......”

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!媽的!

這男人怎麼拿到她聯絡方式的?還是私人號碼?

像是冥冥中感受到她的疑惑一樣,那邊霍謹川又發來一條訊息:[黎昊讓我告訴你,他拚死掙紮過。]

黎纖:“......”

這個兔崽子!

她起身走到無人處給黎昊打電話,嗓音陰森森的:“是不是我最近對你太好,讓你忘了花兒為什麼那麼紅?”

這一聽,就知道霍謹川又反手把他給賣了,真是陰險狡詐!

黎昊縮著脖子,訕訕笑道:“都怪那小白鼠開的條件太過誘人了......”

聽他說完,黎纖不由一聲冷笑:“給你一百輛跑車你能開嗎?”

“啊?”黎昊一怔,頓時被點醒,這纔想起來自己才九歲:“一時被錢財迷了眼給忘了,那我這豈不是虧了?”

黎纖舔著牙尖,眯了眯眼:“你要在我麵前,我絕對弄死你!”

——

“你應該溫柔點兒,再溫柔…不對,那個詞說的太僵硬可......你要把那種善良演出來,你......”

“卡卡卡!”

陸婉和秦鯉這條,就一個會議室談話,愣是拍了五條都冇過。

張導多少也有些不耐煩了:“黎纖都能一條過,陸婉你今天怎麼回事?”

陸婉本來就煩,看著秦鯉就想她剛纔跟黎纖的戲份,一直無法進入狀態,這會兒聽見張導拿黎纖跟她比。

四周目視線望過來,眾目睽睽之下,陸婉耳朵發臊,瞬間就火上心頭!

黎纖那種賤人也配跟她比嗎?

可她的人設是濁淤泥而不染的白蓮,單純善良,勤懇認真!

她隻能暗暗咬牙,強忍怒火,麵上帶著委屈的向張導道歉:“對不起導演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是無法進入狀態......要不我們先拍第四十鏡吧?”

她的身份背景都特殊,單霍青然那就招惹不起,張導深吸一口氣,擰著眉道:“那就先拍四十鏡,場務換景準備!”

陸婉開始補妝換衣服,在人後,她不再偽裝,目光陰沉:“黎纖的黑料和營銷號都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準備好了。”晴姐點頭,還是有些擔心:“黎纖畢竟是那位少爺的未婚妻,萬一......”

“冇有萬一!”黎纖指甲在椅背上劃出白痕,冷笑道:“霍謹川再厲害又怎樣?也不過就是個快死的殘廢而已!你以為他真能看上黎纖那種貧民窟來的賤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