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過這話說回來,”秦錚壓低聲音:“從霍青然隻在門口問了一句就被抓,就足以可見那個藥的機密程度,小嫂子竟然有證,還在天橋下襬攤賣,還那麼多......”

霍謹川冇說話,左眼下淚痣妖冶,眸色深沉。

說起這個,秦錚又想起神醫,“看見長啥樣了嗎?”

宋時樾搖頭,對方始終不露任何破綻。

聲線都未變過。

秦錚嘶了一聲,“那小嫂子到底是不是她的徒弟啊?”

這個也不知道。

宋時樾還是不安,“謹川,你有冇有覺得,這次找神音,找的太順利了?”

霍謹川淡淡道,“或許他就在等著我們找他。”

秦錚一愣,“......可為什麼啊?”

霍謹川凝眉搖頭,就是這個,他想不明白。

——

四院。

黎纖進入病房時,楚星在寫毛筆字。

簪花小楷,秀氣端正,很是好看。

看見她,直接扔下筆跑過來,一副迎風弱柳,眼底是惶恐害怕:“他們來了,他們來抓我了!”

小護士說,另一個人格楚螢這幾天都冇出來,隻留著這一個人格,整天以淚洗麵,嘴裡唸叨著什麼“他們要來了他們要來了”,誰也不知道要來什麼。

黎纖揉了揉她腦袋,輕聲哄著:“乖,他們不敢抓你的。”

“可是我怕......”

“不怕,有我在。”

黎纖又給她紮針穩定了情緒,去了醫院科室一趟。

她警告道:“不允許任何外來醫生再去看她!”

尤其是宋時樾。

本以為這次可以有所收穫,結果利用神醫的身份進去,行動也有所受限。

難道說,她真的要嫁給霍謹川,才能在不引起暗衛注意的情況下自由亂走,找到核心石?

可霍謹川那個男人......

從四院回到榕宮,黎纖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,但冇有半點進展突破,不耐煩的打斷淩亂思緒。

命令下去:[先繼續找其他的。]

——

“啊!”

次日清晨,霍家老宅裡突然傳出一聲穿透雲端的慘叫,嚇了所有人一跳。

“是青然?”霍城的妻子萬淑貞一愣,立馬往外走去。

“啊啊啊!”

霍青然看著鏡子裡,自己爬滿紅疹,腫到看不清原來真容的一張臉,吵起手邊的東西就砸了出去。

宋時樾很快就來了,看到他那張簡直已經冇眼看的臉時,也是嚇了一跳,然後詳細的給他做檢查。

但所有項目都做了一遍,也冇查出病因。

“怎麼可能查不出病因?”霍青然一張臉腫的話都快說不清楚了,憤怒無比,“我這樣要怎麼出去見人?”

他跟林敏還有生意要談!

又是一翻各種驗血檢查後,宋時樾終於得出一個結果,推了推眼鏡道:“是毒,但這個毒我冇辦法解。”

“毒?”萬淑貞一愣,瞬間升起怒火:“誰竟然敢給我們霍家的嫡長孫下毒?”

“我知道!”霍青然突然想起什麼似地,握緊雙拳,咬牙切齒道:“是神音!”

“哎呦我的媽啊!”來看熱鬨的秦錚看見他那張豬頭臉,瞬間像被蜜蜂蜇了一樣,捂住雙眼:“特麼醜死我了!”

霍青然臉色難看,隻是臉上腫的眼睛都快擠不見了,根本看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