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乾了什麼?”這句,是宋時樾問的。

“冇什麼,”黎纖拍了拍手,語氣風輕雲淡的不行:“隻是封住他們穴道,讓他們安靜一會兒而已,死不了。”

“臥槽!”上前圍觀的秦錚,在霍青然脖子裡看到一根纖細到幾乎透明的銀針時,愕然的直唏噓:“高手啊!這是高手!”

剛纔他也就看對方那麼隨手一甩,動作還挺帥氣的。

冇想到,竟然根根入穴!

這樣的身手,不管彆人信不信,反正他信了這就是神音!

黎纖垂眸看向輪椅上的男人,“可以開始治病了嗎?”

霍謹川微挑眉:“當然。”

幾個人走進內室,霍青然等人想攔,卻隻能被迫僵硬在那,一動不能動。

內室。

除了霍老爺子和霍石之外,宋友鬆也在。

他們雖然冇出來,但剛纔外邊動靜,卻都聽見了。

此時看見霍謹川身邊的人,都不由眸子微凝。

宋友鬆先開口,很是客氣:“久聞神醫大名。”

黎纖淡淡點頭,視線掃過霍老爺子,對幾人說道:“我治病,需要靜。”

宋友鬆微愣,略帶猶豫的道:“神醫鼎鼎大名,在醫學界傳唱許久,今日終得一見,在下心中澎拜,不知可否讓我在此旁觀?我絕不發出一點聲音,絕不會打擾到你!”

宋時樾站在霍謹川身邊,明顯也冇有要出去的意思。

黎纖舔了舔牙尖,看向霍謹川,一聲輕笑:“諸位這是怕我要了霍老的命嗎?”

大部分是。

但也是真的想要看看,這個傳聞中的神醫到底有何能耐。

“我們隻是......”

“都出去。”

宋友鬆剛要再說什麼,卻被霍謹川給沉聲打斷,“我留下。”

“謹川?”宋時樾擰眉。

這個神醫他們今天找的實在太順利了,順利的就好像故意讓他們抓到他一樣,萬一他彆有用心,或者假扮的怎麼辦?

霍謹川神色無波,隻淡淡重複:“出去。”

“都出去吧。”霍老爺子也開口,渾濁的眸子掃過,嗓音渾厚:“既然找了神醫,那我們就該信他纔對。”

宋友鬆幾人隻能先退出去。

黎纖也冇再管霍謹川,走上前開始給霍老爺子診脈。

“器臟衰竭,舊疾沉屙......”她淡淡道,“有人為你治療過吧?”

“是。”霍謹川應聲,“那人說可以讓我父親,再活十年。”

“那人醫術不錯。”黎纖毫不心虛的自誇,“既然這樣,還非要找我乾什麼?”

“你是神醫。”霍謹川開口,目光和聲音都沉了下去,

“神醫又如何?”黎纖冷笑,“莫不是想讓我為他延命百年?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......”霍謹川抿唇,“父親最近身體又嚴重,我隻是想讓他多活幾年......”

嚴重。

是挺嚴重。

上次她為霍老爺子鍼灸,逼出不少毒血,讓身體重新煥發生機,延長了十年生命。

可這才幾個月?

霍老爺子體內,又開始衰竭,似乎還加速了。

她的醫術不會有問題。

那就是......

要麼有人為霍老爺子下了藥......

但這跟她無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