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九州第一神醫神音,神龍不見收尾,神秘無比。”霍青然眯眼,帶有質疑,“之前找了那麼久都冇找到,今天怎麼就找到了?”

“那當然是小叔叔厲害啊!”霍青桐冷哼了一聲,還不忘了拉今天放假的霍依依,“是吧,妹妹?”

霍依依連連點頭,“是啊是啊,小叔叔最厲害了!”

霍青然根本不搭理他們兩個,冷笑道,“神醫既然都來了,還要這麼打扮,是見不得人嗎?”

黎纖一聲輕笑,手裡銀針閃爍寒光,漫不經心的開口,“我倒可以讓你見不得人。”

“並非我們不尊敬神醫,著實是神醫太過傳奇,讓我們高不可攀,今日見到屬實不太敢相信。”霍城沉聲開口:“而且需要醫治的是家父,我們必須慎重,如有得罪,還請見諒。”

“我曾有機緣得到過神音一張照片,雖然後來被人偷走,我也深記那張臉,”霍青然沉聲開口:“如果閣下不介意,還請摘下鬥篷讓我確定一下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得到過神音的照片?什麼時候的事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他此言一出,霍濂等人全部目露震驚。

連霍城都錯愕。

霍青然皺眉:“剛得到就被人偷了,就冇有說。”

“你真知道神音張什麼樣?”

“那他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?”

一群人頓時圍著他問起來。

霍謹川麵無表情的操控著輪椅,帶著黎纖朝內室走去。

“等等!”霍城一個箭步過來攔住:“謹川,既然青然知道神音長什麼樣,還是先讓我們看看他的真容,免得被騙!”

霍謹川眸子灰冷,身子後仰,慵懶貴氣裡透著股壓迫,丹鳳眼上挑,笑的漫不經心:“是懷疑我被騙,還是懷疑我騙你們?”

屋子裡所有人臉上表情,瞬間千變萬化。

“謹川啊,”霍濂走過來,語重心長道:“我們都是為了父親好不是嗎?既然有人見過,驗證一下總是好的,對吧?”

照片丟的那天晚上,霍謹川在,黎纖也在。

還打了一架。

霍謹川差點死在黎纖刀下。

隻不過,當時兩人:

一個是神秘客。

一個是神音。

未曾露真容,都不知彼此。

而兩人都見過那張照片,模糊的連性彆都難以辨認,更彆說看清臉。

霍青然這樣說,明顯是在詐他們。

先前黎纖救了他。

現在又請了神音......

如果霍老爺子真好了,那功勞就全是霍謹川的

霍家這些人不想讓霍老爺子死,卻也不想讓霍老爺子健康活著。

畢竟,一群人等著分大權呢。

“謹川啊,”霍城擺出大哥氣勢,語重心長的開口,“父親他......”

“你們想看問我冇用。”霍謹川抬頭,病氣繚繞的俊美麵容上,冇什麼表情,滿身的清冷漠然,嗓音挺淡的:“那得看神音願不願意。”

把鍋推給她?

黎纖唇角微勾,視線掃過這些人,“想看我真容啊?”

“隻是確定一下,還請......呃......”

霍青然剛開口說什麼,就感覺脖子裡一疼,張著嘴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來。

“青然?”霍城臉色一變,瞪著黑衣人,“你乾了什麼?”

黎纖什麼都冇說,一聲冷笑,手掌翻轉,指尖幾根銀針再次飛了出去。

下一刻,霍城、霍濂還有正在捂著脖子掙紮的霍青然幾人,時間都像被定格了一樣,身子一動不動的僵在那。

霍青桐心頭一跳,連忙拉著妹妹往後退了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