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雙狹長的眼睛銳利掃過他,開口問:“你找我?”

那氣勢愣是讓陸修文弱了一頭,他努力挺直腰板,“我叫陸修文,黎纖讓我來的。”

風從雲挑眉:“來乾什麼?”

這裡看起來不對勁,陸修文深籲一口氣,沉聲道,“來和你談仙丹,也就是HV—01這個藥的合作。”

“HV—01?合作?”看他點頭後,風從雲臉上笑容驟然消失,猛地朝一旁崗亭裡的安保大聲喊道:“抓住他。”

他身後,立馬出來好幾個人。

槍口圍住陸修文。

“你們乾什麼?”這一幕突如其來,陸修文臉色倏變:“你們憑什麼抓我?”

“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?”風從雲一聲嗤笑,反手指了指身後:“啟源第六科研所,保密區,保密區明白什麼意思嗎?”

風叢雲笑的冷:“HV—01是帝國新的一級機密科研,你竟然敢闖到第六研究所來談合作販賣?膽兒還真夠大的!”

陸修文臉色刷的就白了,從幾個人手裡掙紮出來,“我說了是黎纖讓我來的,你們不信,我這兒還有從她那買的藥。”

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瓷瓶來。

風從雲伸手接過,打開聞了聞,眸子一眯,更冷了:“證據確鑿,抓起來!”

“你們......”再次被摁住的陸修文終於有些慌亂,心中後悔自己一個人來,咬牙道:“既然是一級保密,為什麼市麵還有人販賣?黎纖那裡可是數不清的,要抓你們也該先抓她吧?”

“黎纖啊?”風從雲挑眉,嘖笑道:“我也想抓啊,可惜,我冇那個本事啊。”

陸修文神色微怔,冇太聽明白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什麼意思,你不用知道。”風從雲衝旁邊的人一揮手:“帶走。”

——

都城,四院。

今天的楚星很安靜,溫婉又端莊,偶爾會想起什麼難過事情一樣的落淚,而另外一個人格始終都冇出來。

即使這樣,秦錚也站在外頭,門都冇進。

宋時樾給她檢查了一遍,又從醫生那調了她的檔案,“她的發病率很無規律,多數時間裡人格切換時冇有任何預兆,這樣的雙重人格皆有精神病,億萬人裡也纔會出一例。”

他對楚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抬頭詢問霍謹川:“我可不可以把她帶回去研究?”

走廊裡的黎纖抬了下頭,被鬥篷遮住的精緻眉眼裡,寒光閃爍。

楚星情況複雜,這兩年才轉來四院,有她每個月進行一次治療,纔算穩定,隻要情緒不受刺激,就會保持這個溫婉人格。

她在四院的檔案和病例,黎纖都做過手腳。

不會有人知道真相。

而且,試圖研究楚星的人,都是在為自己的死亡找捷徑。

霍謹川搖頭,淡淡道:“她是黎纖的朋友。”

宋時樾皺眉:“可這樣的病例真的很稀缺,如果能研究出來她的病因情況,在醫學上肯定會有重大突破。”

“正常人的病你都還冇研究透,你研究個什麼精神病?”秦錚從門外探進來個腦袋,眼神掃了楚星一眼就挪開,“而且她另外一人格就是個傻子......”

“可......”

“如果閣下不治病,請不要在這浪費我寶貴的時間。”

黎纖不耐煩的開口。

除星跟神醫比起來,還是神醫重要。

宋時樾皺了皺眉,又深深看一眼楚星,一直到離開四院,回到霍家,都還在惋惜,冇能見到楚星另外一個人格。

——

霍家老宅。

霍城、霍濂、霍青桐,包括霍青然在內全部都在。

全是聽到霍謹川抓到了神音,聞風而來。

看著跟在霍謹川旁邊連眼睛都冇露的黑衣人,霍城皺眉:“不要告訴我,他就是傳說中的九州第一神醫神音?”

霍謹川掀了下眼瞼,懨懨道:“是。”

“神音......”霍濂打量著他,跟著擰眉:“捂的這麼嚴,誰知道是真是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