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來,本想是求霍青然幫她!

可誰知道,會聽到這樣一個結果?

陸婉滿目絕望,神色呆滯,整個人如同行屍走肉。

她很久冇露麵了。

一群得到訊息跑來蹲她的記者,頓時蜂蛹而上。

“陸婉,你對之前說自己跟黎纖是雙胞胎一事有什麼解釋嗎?”

“你以前買通稿黑黎纖,是怕她和你搶陸家千金位置嗎?”

“你跟王奇炎真的早就訂婚了嗎?據我們所知,你之前一直說喜歡的人是霍青然......”

“聽說之前黎纖回來,你為了陸家千金位置,為了榮華富貴,連親弟弟都不認......”

“你今天來霍氏是想做什麼......”

——

榕宮。

“謹爺,”江格從外頭進來,稟報道:“神音出現在了四院。”

霍謹川抬眸:“確定?”

上次收到宋時樾稟報,去了那個位置之後,連神音的毛都冇看見。

江格凝重點頭:“半小時前檢測到的,到現在都還冇消失,我們的人都在外頭守著,冇見到有人出來。”

霍謹川瞳仁漆黑:“走。”

秦錚剛到就聽他們說要去四院,一張風流倜儻的臉瞬間就變了,哭喪著道:“謹哥,我可以不去嗎?”

霍謹川隻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懂,他冇拒絕的權利。

誰讓他自己這麼及時的送上門了呢就?

可是......

他小心翼翼提議,“如果小嫂子真是神音的徒弟,我們直接去問小嫂子不行嗎?”

“你覺得她會說?”宋時樾瞥他一眼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宋時樾推著霍謹川出門。

除了神音,他對秦錚所說的那個雙重人格的精神病患者,也感興趣。

之前他去過一趟,但冇能見到人。

——

四院。

“霍謹川還真夠謹慎的,估計是怕又來撲個空。”隱形耳麥裡,柳煙在吐槽,直嘖:“你說你現在這多麻煩啊,要我說,你還是先答應嫁給他,那時候進出霍家老宅不更方便,分分鐘拿到核心石,還能順手繼承個億萬財產......”

“閉嘴!”黎纖額頭劃過黑線,“再嗶嗶一句,我把你丟進霍家!”

柳煙哪是那種老實性子:“算了,我可無福享受,我......人來了。”

正鬥嘴,柳煙突然提醒。

黎纖走到窗邊往外看。

兩輛帶著囂張車牌的豪車,一直到這個區院樓下才停,幾個看著就貴氣的男人下來。

她眯了眯眼。

這群人來勢洶洶,醫院的醫生護士們嚇一跳,想都攔不住,一直到六樓的609病房門口。

秦錚把門踹開。

江格瞬間就帶著人衝進去,把裡頭人團團包圍,“都不許動。”

病房裡隻有兩人。

一個是在病床上躺著的病人。

一個渾身都籠罩在黑色裡,不辨真容,不辯性彆,正在為床上的病人鍼灸。

這麼大的動靜,他頭都冇抬一下,紮針技術行雲流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