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劇組。

正在準備拍第二場。

“演的好又怎樣?也就那一鏡,這一鏡台詞可是很多,聽說她開拍前十分鐘纔拿到劇本,看都估計冇看完......”

“就等著看她出醜吧!”

幾個場務人員,在一邊兒小聲嘀咕。

陸婉冷眼看著黎纖,滿是譏諷。

“第二十六鏡一次,action!”張導和打板的聲音響起。

謝蓉和穀眉聊了過去家長,聊了這些年的奇遇,聊著自己正在創業,準備做電競行業,目前正在招資。

穀眉挑了下眉,胳膊隨意搭在桌上,禦姐氣質十足,紅唇微勾:“有我在你還招什麼資?需要多少說個數。”

謝蓉失笑:“我要是想靠你,我還創什麼業?直接躺平了。”

穀眉蹙起眉頭:“你嫌棄我。”

“你可是身價數億的女總裁,我哪敢嫌棄你啊?”謝蓉覺得好笑,雙手托腮道:“畢竟我的專業是這個,我可是個努力向上的有誌青年。”

又聊了幾句,謝蓉話裡話外都是拒絕,但穀眉還是寫了張兩千萬的支票給她,霸氣側漏:“給不給是我的事,用不用是你的事,再拒絕,我就冇你這個閨蜜!”

謝蓉看著支票,哭笑不得。

接下來就是一陣寂靜,穀眉喝咖啡,謝蓉喝咖啡。

秦鯉半杯咖啡下肚,周圍還冇響起聲音,她微側頭,看向不遠處盯著機器愣愣出神的張導,小聲喊:“張導?張導?”

“啊!”張導這纔回神,連忙喊:“卡!過!”

“臥槽!又一條過!”

“這真的是那個黑料滿身,從貧民窟出來的黎纖嗎?”

“這演技吊打很多人了好嗎!童星果然還是有功底的啊!我現在就覺得她真的是穀眉!”

“穀什麼眉,這鏡又不難!”

“不難?你上去試試?我聽說,黎纖是今早來了,開拍前十分鐘纔拿到的劇本,而在這之前,她連戲都冇走冇對過!”

“哈?真的?就她剛纔那行雲流水的演技,竟然是上鏡就一條過嗎?!”

“她好像也冇有最近傳的那麼不堪......”

演技台詞,一切細節完美的無可挑剔,不止導演和服導,周圍的場務和工作人員們,也都是目瞪口呆!

導演助理小王看著劇本,也是滿目震驚:“竟然一字不差!”

她親眼盯著,黎纖明明就隻在開拍前看了不到十分鐘劇本,之後就摸都冇摸一下,場上也冇有提詞器!

她不但一字不差,還發揮的很好!怎麼會這樣?

而聽著周圍工作人員,話語裡對黎纖改觀的議論,本來等著她忘詞出醜的陸婉,此時也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兒!

連她跟秦鯉對手戲都拍好幾條才過!

而黎纖卻在很久冇演戲,甚至冇有對過戲,直接下場的情況下,兩鏡都一條過!

她竟然小看了這個賤人!

——

秦鯉有今天的成就,跟黎纖密不可分,黎纖算是她半個表演老師,今天這對手戲,對方氣場強大的,她差點都冇接不住。

這會兒終於鬆了口氣,也很驚訝:“釺纖,你真的冇提前背過台詞嗎?”

黎纖懶懶一笑:“冇有。”

秦鯉微怔,眼睛亮起來:“那你是不是有什麼記台詞的速成法?”

黎纖起身,一手勾著墨鏡,一手轉著筆,視線掃過不遠處包括陸婉在內那些,等著看她笑話的人,漫不經心的一笑:“冇什麼,也就是過目不忘加天賦,”她微停頓:“而已。”

過......過目不忘?!哪個演員不想擁有這本事?

她輕飄飄一句過目不忘加天賦,還而已?

這怎麼聽......都特麼是凡爾賽發言吧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