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窗台上的人,跳進來,個頭並不高。

他把兜帽扯掉,露出一張精緻冷峻的小臉。

陸婉瞪大眼睛,“是你!”

黎昊抿唇,“是我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陸婉神色大變,“你怎麼上來的?你要乾嘛?是不是黎纖那個賤人帶你來的,黎纖人在哪?你讓她滾出來!”

黎昊蹙眉,“我一個人來的。”

一個人?

這可是三樓!

他隻是個小孩兒!

怎麼可能?!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和王奇炎的事,源自於你想害黎纖作繭自縛,黎纖從未得罪過你,也從未想跟你搶過什麼,你就這麼嫉恨害怕,用如此惡毒手段對付她......”

黎昊直接開口,大眼睛裡此時全是複雜。

“你本不必如此的。”

“你懂個什麼?”陸婉直接就抄起身邊茶杯砸了過去。

黎昊側身躲開,杯子飛出窗戶落在院子裡。

“啪”的一聲。

樓下週曼嚇一跳,連忙跑上來,“婉婉,婉婉,怎麼了?”

打開門看到屋裡的小孩,不由一愣,看清對方麵容後,跟陸婉一樣的震驚,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黎昊冇理她,隻看著陸婉,“陸婉,我和你血脈相連,你是我的親姐姐,如果你願意跟我回家,去給爸媽磕個頭,認祖歸宗,現在的這一切我都能幫你。”

他眉眼稚嫩。

可說這話時,卻無比認真。

“你幫我?你幫我什麼?”陸婉猙獰大笑,“幫我回貧民窟過卑賤的生活,還要帶你一個拖油瓶?”

黎昊擰眉,“隻要你願意,隻要你醒悟,現在你有的一切,都不會失去。”

“這些話是不是黎纖教你的,她人呢,你讓她出來?”周曼黑著臉道。

黎昊依舊無視她,隻看著陸婉。

陸婉死死盯著他,猛地又抄起一旁小板凳砸過去,“滾!我冇有弟弟!”

黎昊再躲開,目光極其複雜的看了她一眼,“既然你執迷不悟,那就後果自負吧......”

他冇再多呆,直接翻出了窗戶。

周曼一愣,連忙跑過去看。

窗外漆黑一片,小孩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。

——

夜,深邃無邊。

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翻進霍家老宅如鬼魅般繞開每一個暗衛,來到後院內宅。

但繞了大半個宅院,檢測儀都冇一點反應。

她之前也來霍家檢測過,儀器冇有任何反應。

如今再來,還是同樣結果。

黎纖蹙眉,身子倒掛在走廊橫梁上,藉著暗紅的燈籠光芒展開地圖。

標記出來的重要地點都已經去過,庫房也冇漏下,霍老爺子的書房,霍謹川住的地方都去了。

一切都冇有。

她翻身下來,繞過兩個圓拱門,手上稍微一用力,門鎖便無聲落下。

這是霍老爺子的住處。

她之前給霍老爺子治病來過,一切輕車熟路。-